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落花 | 11th Aug 2014, 01:44 | 瑣事 | (40 Reads)

我想你應該是唯一一個在這裡還會記得我生日的人了,而且每年這個時候都會傳來問候的短訊。我在想,會不會往後的幾十年還能夠繼續收到你祝我生日快樂的短訊呢?在傳送與回覆之間,證明我們都還活得好好的,只是驚訝於,原來已經又一年了。有沒有發現,當我們超過某個年齡,時間總是過得很快?我開始懷念過去了,我猜想你也是吧。

你說一天是朋友一輩子都是朋友,我笑了。隔著電話,即使我在十萬八千里以外,也感受到你那份傻勁。你是個很念舊的人,我也是。 聽到你要結婚的消息,我由衷的為你感到高興。人生走到某個階段,有些事總是要經歷的,有些責任也要學會承擔。你在我眼中是一個努力又上進的好男人,怎麼你會看不到自己的美好呢?

千萬不要小看自己,更不要低估自己的能力。人生最精彩之處,便是它永遠在你預料不到的時候給你預料不到的東西。我尊敬那些靠自己雙手打拼的人,無論是什麼工作,也值得我去崇拜。

數數手指,我們還能夠享受這人世間的酸甜苦辣的時間其實並不多。你看,2014年都過了一大半了,那時候的我還以為2000年很遙遠。知道時間的短暫,所以才更珍惜,讓自己活得更開心。學著放下肩膀上的重擔,對自己好一點,看看這世界,也看看自己原來有這麼多優點卻不自覺。時間比我們想像中過得快,倘若你覺得人生沒有選擇的話,我們其實還可以選擇快樂的生活下去的。

看看別人,你會發現其實自己的日子過得還不錯。 

P.S.為免你賴帳,我記在這裡,有一天你成功了,還會記得每年給我傳生日快樂的短訊。記住你的承諾喔。 


落花 | 29th Mar 2013, 23:11 | 瑣事 | (47 Reads)

因工作關係,這裡不會再寫了,若想聯繫我的話歡迎寫信,信我還是會看的。

天下有不散之筵席,總要說再見的:)


落花 | 28th Mar 2013, 11:16 | 瑣事 | (75 Reads)

在因緣際和之下,認識了某個當脊骨神經科醫生朋友,認識之後,他告訴我:「你一定奇怪為甚麼我會來主動認識你吧。」本來不奇怪的,社交生活,認識男男女女本來就很平常,而且年紀越大越覺得應該多認識朋友。可是他這麼一講,我就覺得奇怪了。他繼續說下去:「其實我主動認識你,是因為當你還在XX工作的時候我們見過面了。」這下,真的勾起我的好奇心了。

XX是我從前工作過的本地最大航空公司,我離職已經快三年了,實在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遇到故人。最邪門的是,我想了好久都想不起在哪裡遇過這個人。難道我曾經受傷看過他?可是沒有理由我受過傷看過脊醫我會不記得,更何況,對方那麼年輕。隔了這麼久,人家還記得我,我不好意思直接問他我們到底在什麼場合見過面。但想來想去,實在沒有印象,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認錯人。又或者是,有另一個長得跟我很像又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的女生。


落花 | 28th Mar 2013, 01:58 | 吃喝玩樂 | (127 Reads)

在滑雪季節即將結束的最後一個月,我跑去了北歐滑雪。聽起來很像是昂貴的活動,在此地卻尋常得很。這裡的小孩,三歲便開始學滑雪,而滑雪也是學校必教的課程之一。去滑雪其實只是平民的活動而已,所以收費也沒有很貴,再加上當地政府的資助,就更加便宜了。

以我外國人的身分為例,買一張三小時的pass大概是30歐,再租一套滑雪裝備,也是30歐。因為我是初學者的關係,所以請了個私人教練,一對一教我,一個半小時的課程也才66歐,對於在這樣消費水平極高的北歐國家,我覺得66歐一個半小時時實是很便宜。香港我沒有學過,但估計不比在北歐學便宜。

第一次玩,不斷的跌到,這個玩意的開頭大概就是學會怎麼跌。這裡的小孩都超厲害,才三四歲而已,滑雪滑得會飛似的,我看得目瞪口呆,第一次覺得那些長得不怎麼樣的北歐人超有型。我跌坐在雪地爬不起來的時候,經過的人都會跑來扶我一把,這裡的人很善良也很單純。那麼大的一個滑雪場,只有兩個香港人,一個是我一個是我朋友,而滑得最爛的是我,雖然不斷的跌倒,滑得遠遠不如一個三歲小孩,可是他們卻沒有一個人笑我,只不斷的跟我說第一次是這樣的,不要緊。我開始,有點不捨得這裡的人。

最後,拐著回家,發現原來鞋子沒扣緊,所以跌到的時候扭傷了腳,腫得像豬頭,但真的超好玩。剛好是冬季末,這裡的商店都大減價,趁機買了套滑雪服,外套加褲子才不過100歐,比在香港買便宜許多。滑雪季節大概還有兩三個星期就結束了,四月中剛好還可以去最後一次,那時候腳傷大概也好了。總結經驗,玩滑雪的秘訣大概就是不怕跌,只要你不怕跌,玩多幾次掌握了技巧也就得心應手了。

發現,自己越來越自己學習新的東西,然後在學習的過程中讓自己不斷的進步。越來越發現世界之大,也越顯得自己的渺小,人生大概就是一場不斷學習的過程。

Picture


落花 | 22nd Mar 2013, 16:17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43 Reads)

正當我打扮妥當,準備出門的時候,C傳來一條短訊:「你出門了沒?」

我回:「沒有,還在家。」

他:「那好,先不要出門,我現在來接你,20分鐘後到你樓下。」

這男人真奇怪,我心裡納悶著。這樣回他:「不必麻煩,我下樓便有車到中環,我自己去就可以了。」老實說,我其實一點都不在意接送的問題,即使是男友我都從不要求對方接送,更何況他不是。而且,我的確認為我在樓下搭車真的很方便。

「不麻煩,我現在已經開車前來了,總之,等我。」

既然如此,也不必再推卻了。做人的藝術,大概就是要懂得在何時要拒絕又在何時要妥協。

上了車後,我說:「最近不是忙著談戀愛嗎,怎麼還有空來接我?」他淡然的回我:「分手了。」

「分手了?」我下巴差點掉了下來,才在一起多久?我收回那副驚訝的模樣,看看他,絲毫沒事,從容而淡定,完全不像一個失戀的人。在他身上,我看到更許男人的天性。男人都是活在當下的動物,他們用理性思考,用理性決定一段感情的去留,在他們的世界裡,感情大概是一盤數,這盤數其實不難計算,不過只是加加減減,等總數等於零的時候,便是分手的時候。不必留戀,因為他們不會經營一盤虧損的生意。這跟女人不同,女人的世界,經營生意的時候即使明知道那盤生意有所虧損,仍會因為經營久了有感情而不捨得結束。

當你在怪責對方怎麼一點良心都沒有,分手後還能夠風流自在的時候,請好好的了解男人的天性。

越發,我覺得自己骨子裡越來越像個男人。


落花 | 21st Mar 2013, 15:03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50 Reads)

第一次約好吃飯,C沒有來接我。讓我覺得有點奇怪,過去的那些年,每逢約吃飯看電影甚至旅行,C都會來我家樓下接我,且送我回家,但最近這次竟然沒有。

本來沒有就沒有,於我而言也沒什麼所謂,而且我一直以來都認為C管接管送是因為他開車順便而已,而雖則不順路但他又不在意那點的油錢。大概是這麼多年來C都會做這樣一個動作,讓我習以為常,突然間不做了,倒覺得奇怪了。由此可見人性,本來人家一直對你很好,漸漸的你就會以為這種好是理所當然,而忘記了其實人家不是非得要對你好。這世界,沒有什麼是理所當然的。

我想,C大概是跟那個模特打得火熱吧?我曾對他說,既然戀愛,就認真點。但C不相信女人,不相信感情,只相信錢。或者應該這樣講,在C的世界裡,又或者在許多人的世界裡,錢是實實在在可以控制得到,掌握得到的東西,而感情則是一種虛無縹緲的東西,看不到也捉不住。所以,大多的人都選擇相信眼睛看得到的東西,而從來不會用心去感受。

寫到這裡,我想起了他。我想,這世界上最沒有安全感的人,便是最相信錢的人。因為除了錢以外,他們誰也不信。而最諷刺的是,他們在不相信愛的同時,其實心底深處卻渴望被愛。


落花 | 6th Mar 2013, 00:58 | 信手拈來 | (44 Reads)

她失戀了,在結束那段感情之後,她發現自己越發看通了某些事,在痛徹心扉之後領悟到人與人之間,走到最後還是會分開,無論跟誰,無論以何種方式。

就在這個時候,他出現了。沒有一見鍾情的心動,沒有動魄驚心的過程。他們在一起了,正式拍拖的那一天,他便求婚了:「嫁給我好嗎?」她看著他,眼神裡沒有絲毫的驚訝,一切彷彿那麼自然,她笑著點了點頭,淡然的回了句:「好。」

於是,在謝絕了所有的繁文縟節後,他們去了葉謝鄧律師樓,簡單的註了冊。然後,他們成了正式的夫妻。他對她說:「辭職吧,我不是叫你呆在家,而是去做你一直想做的事情,去實現你的夢想。」於是,她辭了職,終於可以雙腳著地,不用再遊走於地球的兩端。

他們決定去旅行同時補辦個簡單的婚禮,,邀請了一些親朋好友,地點在風和日麗的關島。

故事聽起來很不思議是吧,但它卻無比的真實,真實到連我也覺得好不真實。


落花 | 20th Feb 2013, 02:27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115 Reads)

她那天晚上突然對我說:「我想跟我男朋友分手。」

捧著咖啡正要喝的我,凝住了,看著她問:「為甚麼?」

她攪拌著杯中的檸檬茶,這樣說:「我覺得我們不像彼此相愛的情侶,他工作常常很忙,我們有時候一個月還見面不到一次。我不知道他到底在幹嘛,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我越來越覺得,他其實沒有愛我。」

 (閱讀全文)

落花 | 19th Feb 2013, 00:15 | 瑣事 | (39 Reads)

喝了兩杯白酒,然後醉了。朋友嚇得連我去洗手間都陪在門口,大概是怕我掉進廁所,哈哈。送了我回家,看著我走進門口才離去。朋友是位很有風度的紳士,可惜個性太浪子,我在想到底什麼樣的女子才能夠讓他穩定下來呢。

他給我看了張照片,問:「這個如何?」我一看,哇,不得了,樣靚身材正。我笑嘻嘻的問「新女友?」他搖了搖頭:「不,她是個模特,我打算包養她。」我翻了翻白眼:「大哥,你單身耶,為甚麼不正正經經的拍拖呢?」他晃了晃手中的白酒,說:「用錢買得到的東西,為甚麼要浪費我的感情呢?」

也是,這世上最蠢的事莫過於你付出真心真意後,才發現原來對方要的原來不是你。


落花 | 18th Feb 2013, 00:43 | 瑣事 | (24 Reads)

二月真的實在太忙了,但卻不知道自己在忙些什麼。尤其是放假的這個星期,每天都有飯局約會朋友聚會,環境雖然熱鬧,感覺卻越格格不入。不知到底是心態老了還是真的老了,此刻的我只想待在家中,什麼都不做,哪裡都不去。

我想我真的累了。


落花 | 12th Feb 2013, 18:03 | 信手拈來 | (35 Reads)

某次工作,跟同事聊天,不知道聊到些什麼,同事問我:「你男友最近怎樣?」我停了三秒,然後說:「我猜他應該過得很好吧。」「猜?應該?」同事一臉的疑問。「我跟他分手了,沒有聯繫了,所以也不知道他近況如何。」我淡淡的回答。

同事聽完,下巴都快掉下來了,她一臉驚訝的看著我:「怎麼會?你們那麼合襯,看起來又那麼甜蜜。發生什麼事?他對你不好還是劈腿?」

我連忙搖頭說:「不不不,他是個非常好的gentleman,對我也很好,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我的事情。只是,我們選擇的生活方式不同,既然緣份已盡,就好好的說再見。」

「你真的很豁達。」同事這樣說。然後我笑了,其實我也有我的執著。做人多積口德,多想別人的好處,多感恩,多感謝,你會發現這世界其實很美好。

往後的那個月,每次工作都不約而同的有同事問及我的男友。不厭其煩的重複了N次:「是的,我們分手了。」覺得這樣重複下去也不是辦法。

於是我在FB上寫下這一段文字:「各位親朋好友,我跟D已經正式和平的分手了,從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P.S.你們當中誰暗戀我的,還不趕快趁機出來招認了!」

這段文字引來無數笑聲,這樣開心的結束,不是更好嗎。


落花 | 12th Feb 2013, 04:12 | 瑣事 | (70 Reads)

K從新加坡回香港,我們大概已有半年沒有見面了吧。曾經以為半年很長,但就在一覺醒來的瞬間,原來已過了半年。

第二天晚上他來機場送我機,我坐在咖啡店的角落如常喝著溫熱的Latte,他一來便坐在我的對面,然後牽著我的手說:「喵喵,好久不見了,你好嗎?」我抬頭只見那張熟悉的面孔對著我笑。

「我很好。你呢?」我握著他的手笑著說。

 (閱讀全文)

落花 | 10th Feb 2013, 07:18 | 瑣事 | (21 Reads)

在下雪的街上跑著、笑著、鬧著。在伴隨著煙火的晚上渡過了龍年的最後一個晚上。站在最頂樓的餐廳,喝著香檳,微醺的看著窗外那如詩般的雪景,今年的年三十晚很特別。

渡過了這樣一個開心而難忘的晚上,謝謝,今晚我真的超開心。


落花 | 3rd Feb 2013, 18:21 | 信手拈來 | (36 Reads)

一向都有看副刊文章的習慣,看到了高慧然的想租一隻女鬼,看罷覺得有點意思,但過後也沒有在意。其後,前一兩天我搭著電車去中還辦點事,坐在我隔壁有一對上了年紀的老人,老太太滔滔不絕的對老先生講著些事情,沒有刻意去偷聽,就那樣很自然的聽到了他們的對話,講的正正是租個女鬼的故事。

我當時心裡想:沒想到這老人家也會看副刊的文章,還那麼有興趣。想不到高慧然的文章老中青都看。然後聽著聽著,越聽越不對勁,怎麼講得是租個女鬼,但主角好像不一樣呢?

 (閱讀全文)

落花 | 22nd Jan 2013, 23:37 | 信手拈來 | (28 Reads)

我站在安靜的海邊,看著海的對面的星光點點,那每一盞的燈火的背後都有他們的故事。

我看著那片海,陷入了沉思。耳邊突然傳來一陣哭泣聲,轉身一看,是一個女生聽著電話跟電話另一邊的誰談著些什麼,只見她哭得如此般淒涼。原來,傷心人比比皆是。

曾經那麼深愛過彼此的一對戀人,曾經如此付出過,曾經那麼刻骨銘心過,曾經那麼熟悉,曾經那麼深信不疑的相信著對方就是你要找的那個人,曾經那麼親密過,曾經在你生命中如此的舉足輕重過,也曾經愛得連生命你都可以為對方而犧牲。然後在分手的那一刻開始,你們便成了陌生人,甚至比陌生人更陌生。

分手過後,你拒絕再見亦是朋友的安慰,因為你比誰都更清楚,那只是自欺欺人的鬼話。然後你開始刪除與對方有關的一切回憶,快樂的、傷心的、甜蜜的、痛苦的。清洗了所有的回憶後,你再也找不到他/她存在過的證據。你告訴自己他/她其實不曾出現過,你說服自己,原來我只是做了一場很真實的夢。

明明存在的,你要假裝不存在。明明深愛著的,你假裝不愛了。明明想哭,你卻假裝笑著。明明想笑,你卻在哭。

然後,有一天你突然明白了,原來有些人在你生命中注定了只是過客。而他們的出現,是來教會你成長,教會你愛自己,教會你珍惜。

 


落花 | 7th Jan 2013, 01:04 | 信手拈來 | (65 Reads)

千尺絲綸直下垂,一波才動萬波隨;
夜靜水寒魚不食,滿船空載月明歸。

唐.德誠禪師)

垂釣的老翁,架著一片輕舟,來到江中,手中執著釣桿,守候了一整夜,無功而返。雖然看似兩手空空而歸,其實卻是盛載了一船的月光。


落花 | 4th Jan 2013, 01:19 | 瑣事 | (263 Reads)
早前Whatsapp公司澄清:「『兩個剔』並非代表對方已閱讀你的訊息,而是代表對方的裝置接收到訊息而已。」可是這能結束情侣間因whatsapp而帶來的猜疑嗎?不要忘記在「兩個剔」的背後,還有更邪惡的「最後上線時間」。

Whatsapp訊息給重視的他或她,苦候多時沒有回覆,其後看到對方的「最後上線時間」比自己送出的訊息時間還晚,心裡不免有一陣失落,「為什麼他看過了,卻不回覆我?」

有些人開啟whatsapp,不是要傳訊息給什麼人,而是要看那個他或她的「最後上線時間」,確認對方有否上過線而沒有回覆,跟「兩個剔」的作用沒有大分別,連對方昨夜何時才去睡也可推算,深夜上線又惹來猜疑:「有什麼事要弄得那麼晚呢?」
 (閱讀全文)

落花 | 29th Dec 2012, 19:25 | 瑣事 | (25 Reads)

寄出去的信石沉大海了,沒有回音。有那麼一刻,我懷疑起自己來,難道我真的如此失敗?

傷心難過之後,告訴自己人生還是要繼續過,不是嗎。

友人說我三十歲的時候幫我辦場大壽,我笑得彎了腰。如果三十歲是人生分水嶺的話,那麼我還有兩年半的時間可以揮霍,可以大聲的安慰自己,我還年輕,一切都還可以重新開始。

幸好2012年就要過去了,所有的沮喪、傷心、難過、痛苦,就像日曆中的最後一頁,撕去過後就不復存在了。

2013年,我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會變得更好,就如我相信人生其實很美好一樣。不因為甚麼,沒有理由,只因為我相信,所以會成真。


落花 | 22nd Dec 2012, 01:14 | 賣笑記 | (62 Reads)

Picture

在FB上看到這段文字後,我馬上打開電話搜尋之前約過會的那三個韓國男人的聯繫,傳統真好,哈哈哈。


落花 | 12th Dec 2012, 01:16 | 信手拈來 | (32 Reads)

我在想,是否大家都相信末日的來臨,所以都趕在末日前結婚了呢?

朋友問我:「那你會結婚嗎?」

我說:「會啊。」

朋友:「什麼時候?」

我:「不知道。」

朋友:「那會跟誰?」

我:「那明天六合彩頭獎號碼是多少?」

朋友:「我怎麼會知道?」

我:「等到某一天我想結婚了,就會找一個願意跟我結婚的人結婚。所以如果有一天我忽然跟一個剛認識的陌生人結婚了,不要覺得驚訝,或許那就是對的時間對的人。」

說完,看著面書上那些結婚照,我忽然覺得很難過。難過的不是我在末日之前嫁不出去,而是近半年,我就已經收到六張請貼,我的荷包啊~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