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落花 | 2nd Dec 2012, 16:12 | 瑣事 | (24 Reads)

聽了一堂長長的哲學課後,發現台灣跟香港真的有所不同。

放了一個悠閒的假期,浪費了十幾天的時間,也許是該時候要出去走走了。


落花 | 2nd Dec 2012, 02:44 | 信手拈來 | (22 Reads)

 

故事帶出來的道理很簡單且淺白,意思就是叫我們接受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有遺憾跟缺失的,不必去追尋你覺得缺失的那一角,因為有遺憾才是真正完滿的自己。

第二個故事講的也很易明,我們並不是誰丟失的一角,我們是只屬於自己的一角。


落花 | 22nd Nov 2012, 04:15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56 Reads)

男人,可以唔靚仔,但不能夠樣衰。可以窮,但不能孤寒。

女人,最緊要樣靚身材正,內在美只不過係bonus。

這就是遊戲的潛規則,沒有對與錯。


落花 | 17th Nov 2012, 00:02 | 信手拈來 | (22 Reads)
如果時間能夠倒流的話,也許一切都會不一樣。如果一切能夠回到過去的話,也許我會比較快樂。只可惜,沒有如果,也沒有也許。

落花 | 15th Nov 2012, 02:40 | 信手拈來 | (25 Reads)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發現我們生活著的城市竟變得陌生了。熟悉的景物、地點、餐廳、面孔,通通的都在這所城市裡慢慢的退色然後逐漸消失。取得代之的是一座座倒模似的大型商場,名牌,自由行。其實,這片土地,早已不屬於我們了吧,它的靈魂大概也早已離去了,剩下的只不過只是一顆空洞、行屍走肉的棋子。

那天,跟一位朋友聊天。他說他要搬離DB,我隨口說了句:「DB不錯啊,有很漂亮的海景。」他說:「我搬去淺水灣,那房子的海景也很漂亮。我喜歡海,從小到大都喜歡住在有海景的房子。」他說完最後一句的時候,我黯然沉默了。

他問我怎麼了,我這樣對他說:「你知道嗎?多少活在這所城市裡的人,每天埋頭苦幹,無日無夜的努力辛勤的工作著,從事著一份自己並不喜愛的工作,為的只是最簡單的生活,甚至窮極一生,卻連一個容身的居所都未必買得到。當你如此輕鬆的說要搬進這所城市裡最貴地段之一的房子的時候,那種毫不費勁的模樣,讓我覺得很難過,為那些普通的老百姓覺得難過,也為自己而難過。」

朋友在美國長大,中韓混血兒,英國讀書,回美國大學讀建築,畢業後順理成章當了建築師,其後開了自己的建築公司,才三十五歲,已經擁有兩家建築行,一家在紐約,一家在香港。其後,他這樣回答我:「親愛的(口頭禪),你知道嗎?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一分一毫都是靠自己努力得來的,並沒有靠任何人。」

可是,他大概不知道,他所擁有的,並不止只是努力那麼簡單。

看完新聞調查的港人貧窮指數後,男友問我:「知道全港10%最富裕家庭收入收入是多少嗎?」我搖了搖頭,然後他說:「你跟我加起來的月收入剛好是top 10%。」我看著他:「原來我們這麼有錢,怎麼我一點都不覺得?」

一直都覺得錢並不重要,大概是因為過去被照顧得太好的關係。然後發現,原來我們在現實面其實不堪一擊。於是,我開始明白,為甚麼每個女人都想嫁個有錢人,每個男人都想做個有錢人。

然後如果連這世界最珍貴的東西:愛、善良、靈魂,都可以販賣與計較的時候,這世上就不會再有真正的快樂。


落花 | 13th Nov 2012, 00:55 | 信手拈來 | (22 Reads)

如果金錢能夠買到快樂,我們是否就會快樂一點?

如果美貌跟青春能夠交換金錢,得到金錢以後我們又是否會快樂呢?


落花 | 29th Sep 2012, 23:32 | 瑣事 | (59 Reads)

和好朋友聊了幾句,她說了幾句話,我卻不懂得如何回應她。

到了某個年紀,經歷了某些過去,我們都明白,世間並無童話。明明知道沒有的,同時卻又忍不住渴望奇蹟降臨。也許,在我們心中,都有一片屬於自己的wonderland。

有許多的故事想寫,但也許因為故事太多,所以才遲遲無法下筆。凌亂的思緒需要整理,太多的感慨需要沉澱,有時候覺得太平凡也許才是一種真正的幸福。

友人說我的文字太豁達,我想或許是因為真實的我太執著?


落花 | 26th Sep 2012, 23:33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47 Reads)
人生中所謂的忘不了,只不過是因為在我們往後的日子裡,沒有再遇到比他/她更好的人,或者沒有再遇到她/他對自己更好的人,於是我們才會如此念念不忘。

落花 | 6th Sep 2012, 02:15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67 Reads)

他開口說「我其實一直都很喜歡你」的時候,我嚇了一跳,身體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

我的嚇一跳,並非因為他喜歡我,而是像他那樣的人,竟然會開口說這句話。我所了解的他,從來不打沒把握的戰,也一直把自己收藏得很好。也許是家庭背景太好的關係,許多事情他無需努力便能輕易的得到,包括女人。我從來不打聽他有多有錢,只知我們的家庭背景相差太遠。「太有錢有時候其實也是一種煩惱。」他曾經這樣講過,我相信。

 (閱讀全文)

落花 | 16th Aug 2012, 18:17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153 Reads)

醫生傳來一條短訊,這樣說:「我要結婚了,訂在16/12,我希望你來參加我的婚禮。Alex,Ricky,Sean他們都會來,Yang也會從英國回來。」

他的那幾個好友我全部都認識,私底下我跟他的好友們也常有聯繫。醫生是個交遊廣闊的人,很喜歡結交朋友,待人也很好客熱情,他們那幫朋友也都是很熱心的人。所以每當我去到他們的城市的時候,總是會受到很特別的照顧。

我問他,新娘子是什麼人。他這樣說:「她是個英文老師,朋友介紹的,認識不到三個月,在一起一個月左右。她是個很顧家的人,也煮得一手好菜。」

「那重點是,你喜歡她嗎?」我問

 (閱讀全文)

落花 | 18th Jul 2012, 12:54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145 Reads)

醫生:我決定年底要結婚了。

Priscilla:跟誰?

醫生:你啊

Priscilla:......

醫生:我房子買好了,也裝修完畢了。鑽石也買好了,只差你的指圍,就可以鑲上戒指。酒席我也問好了,最快也要一年後,但是我認識圓山飯店的高層,可以插隊,所以明年三月就可以擺酒席。(注:圓山飯店是台北最早的一家飯店,當年主要用來招呼國內外政要)還有,拍婚紗的公司我也找好了,就CH Wedding,這家婚紗店暫時是台灣最好的,婚紗照都拍得不錯。(注:CH wedding是台灣某個名模嫁給富二代後開的婚紗店,我好像幾年前看過她的報導,是一家很不錯的婚紗店)

Priscilla:......

醫生:細節上的事情,你喜歡些什麼,再跟我討論就好。

Priscilla後言:少有見到在籌辦婚禮中,男方會如此積極參予,且辦妥所有事宜。女方什麼都不用做,就坐享其成。因為男女大不同的關係,男人害怕結婚,是因為怕被綑綁,怕失去自由。而在參予籌辦婚禮的過程中,男方多半不積極,是因為他們的天性怕麻煩,而婚禮又是天底下最麻煩最瑣碎的事。女生卻往往樂於其中,因為她們從小便對婚姻有所憧憬,婚禮對於她們來說就是人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當女主角,當公主的機會。於是,大部分女生對婚禮都會很緊張。

我是天生怕麻煩的人,如果要我籌備一場婚禮一兩年之久,我寧願不搞婚禮,最簡單的旅行結婚。不宴客,不搞什麼接新娘,玩遊戲。因為,我從來都不想當公主。寧願簡簡單單,最重要是不要煩。

台灣跟香港不同的地方在於,台灣的男生較有責任感與家庭觀,一旦事業穩定後,就會進入人生的另一個階段,基本上做為女朋友的也不用三催四請也就會成婚。而在香港,我聽過太多逼婚的故事了,清一色都是女方逼男方結婚。大概我比較看得開,雖然到了這把年紀,仍覺得應該來的總會來,不來的亦不要去勉強。

一提到婚禮,就想到我這下半年有三個舊同學結婚!唉,還是努力轉錢最實際,怎麼大家都那麼愛擺酒席呢。


落花 | 12th Jul 2012, 04:11 | 信手拈來 | (43 Reads)

有些人習慣在回憶裡打轉,在如迷宮的回憶中遺失了自己,然後忘卻了外面的海闊天空。 我們都要相信,在人生的旅途中,每個人的終點站都不同,到站後,總要說再見。

但,我們總期望,沿路的風景有人能夠一同分享,有人能夠同你一起到達人生的終點站。我們總會遇到那麼一個人,除卻深深的緣分外,更多的其實是珍惜。因為幸福,從來都不是必然的。

幸福其實就是,帶著過去回憶中的美好,繼續期待人生的美好。


落花 | 5th Jul 2012, 00:21 | 雲遊四海 | (38 Reads)

聽著品冠的歌,很懷念台灣的人和事。過完這個忙碌的七月,八月大概可以閒下來。我大概會回台灣一趟,去台東探望林媽媽,順便上金針山看滿山遍野的金針。又或者去清境,上山住幾天,避開這裡的煩囂,就當作自己的慶生之旅。

快樂其實很容易,一切不過在於你如何選擇。

 


落花 | 1st Jul 2012, 01:23 | 信手拈來 | (123 Reads)

我有個自稱像吳彥祖的弟弟,他常常在家說外面的人說他長得很像吳彥祖,明示自己長得很帥云云。每次聽到這些,我總會毫不留情的白他一眼,然後叫他收皮。

向來知道他在外面很受女生歡迎,常常有人倒追(我才驚覺原來現在的女生都很主動?!),但二十幾年來看慣的面孔,就算再怎樣好看,看久也不過如是,何況他在外面自命瀟灑不凡,在家還不過是麻甩佬一名,不修邊幅,最醜的一面都給我看見,尤其是在爭廁所的時候。

他亦常常說我長得醜,我往往都會不屑一顧,彩你都傻。大概,就像他常常對我說他自己長得帥,很多人追的時候,我卻翻白眼,叫他閉嘴的感受一樣吧。

男人當中,他應該是算愛打扮的那群,常常出門的時候弄頭髮可以弄個半天,又要搭配衣服等等,我化個妝換個衣服也不過一個小時左右,他用的時間沒有比我少,所以我常常覺得他太姿整,這點也是我受不了他的地方。

然後當我看到吳彥祖的這張照片的時候,才驚覺他們倆真的長得很像,起碼有90%。也許是見得漂亮的人多的緣故,因此對漂亮的定義比較挑剔,真正讓我覺得長得好看的男人很少,吳彥祖是其中一個。

Picture

 (閱讀全文)

落花 | 29th Jun 2012, 01:34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72 Reads)

看了《戰場上的明信片》後,獨個兒在半山的小路上逛著,我喜歡這裡的清淨,還有許多有特色的小店,有時覺得,如果不是為了混口飯吃,像在這裡的藝術家一般,只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不在意賺錢,人生可以開心,而我們追求的,也不過是這樣一種簡單的快樂。

途中接到友人的來電,他從Adelaide來香港出差,電話中用不大純正的中文興奮的告訴我:「告訴你個好消息,我已經在香港,而且這次會停留一整個月。」電話這邊廂的我,只喔了一聲,沒有太大的反應。因為他前兩天一到香港就給發了短訊,但我沒有回覆他。「還有另外一個好消息,就是我可能會被派駐來香港,負責東南亞的市場。所以如果事情辦得順利的話,我將會在香港工作。」

 (閱讀全文)

落花 | 14th Jun 2012, 15:18 | 信手拈來 | (321 Reads)

晚上,跟友人去淺水灣吃飯。他提及他的好朋友就在這邊辦的婚宴,而他的好朋友正好是二世祖一名,這樣講可能有點難聽,或許稱做有錢仔比較好。

這個有錢仔,姑且稱他作L,L有個有錢的老爸,中五會考考個滿江紅,放榜當天他媽媽開了架跑車來接走兒子,然後馬上在加拿大找了學校,把兒子送去加拿大讀書。他才到加拿大,一架BMW跑車便送來。於是,L的生活就是開著跑車到處溝女。每個學期回港,拖著的女友都每每不同。他結婚那天,請了初戀女友去喝喜酒。如果他的前女友們都聚在一起的話,估計可以擺上一兩圍。

 (閱讀全文)

落花 | 12th Jun 2012, 17:17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87 Reads)

做人切忌追求真相,特別是女人。所謂的真相,說的並非什麼知識研究或者世界大事,而是男女之情。

男人普遍都愛講謊話,原因不明,若要歸根究柢的話,大概是因為天性基因作怪吧。不傷大雅的謊話其實無所謂,但是,普遍他們會講的謊話,大抵離不開掩飾自己偷吃或者不忠。

 (閱讀全文)

落花 | 4th Jun 2012, 16:51 | 賣笑記 | (97 Reads)

越來越覺得公司的制度很亂,亂得連我這個門外漢也覺得它的經營手法很有問題,總覺得它離倒閉也不遠了。媽的,最慘的是我的工資是出歐元,現在跌到阿媽都唔認得。

現在歐洲搞成這樣,要怪誰?就怪政府拿著納稅人的錢去養一堆懶人。在法國拿著失業救濟金的年輕力壯,可以拿著這些錢到別的國家旅行吃喝玩樂,這些人都沒什麼羞恥心,自己拉的屎要別人收拾。他媽的最無辜的就是我們這種努力認真工作的外勞。享受不到福利之餘,還要一同遭殃。

 (閱讀全文)

落花 | 31st May 2012, 22:50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41 Reads)

因為工作關係,跟好友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面,但常常會聊天,有一次我對他說我們真的很久沒見面。他聽罷,查了一下我的時間表,然後對我說:「你週五下機,我來接你吧。」

這邊廂的我笑著回他:「真sweet啊,不過.....」

「不過什麼?」他問。

「不過如果接機的是我喜歡的人,就更sweet了。」我說。

他哈哈大笑,說:「那現在你喜歡的人沒有要來接你,就讓我先頂替一下吧。」

我也笑了:「你是個很體貼細心的男人,如果不是gay的話,應該很受女生歡迎。」

其實戀愛中,有很多很簡單的事情,很容易做到,卻沒有多少人會做。有很多人,其實追求的並非物質上的享受,而是一種簡單的關心,男女皆是,而女人又比男人需要多一點。

有時候,能與我們走到最後的那位,並非帶給我們最多歡樂的那位,而是,能讓你卸下心防,毫不保留分享所有的悲傷與不安的那位。能夠共度患難的,才稱得上是愛。


落花 | 29th May 2012, 16:15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158 Reads)

看到王迪詩寫的這一篇,然後我笑了,想起三月時候我寫的這一篇

 (閱讀全文)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