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落花 | 31st Jul 2010, 22:12 | 癡人說夢系列 | (96 Reads)

八月了,而夏天似乎一直都沒有離開過。

我從門前的相思樹上取下發黃了的晴天公仔,替它換上新裝,潔白的棉布在陽光下顯得特別明亮。我取來一隻黑色筆,畫上它笑得無比燦爛的眼睛嘴巴。再用亞麻繩把它系好,脖子上掛著一顆銀色的風鈴。然後爬上木梯,把它掛在高高的樹椏上。

我用手輕輕的拭去額頭上的汗珠,呼了一口氣。抬頭看這棵在此地生了根的相思樹,今年夏天它長得特別茂盛,枝椏上都密密麻麻的長滿了深綠色的葉子。偶而風一吹過,抖落了幾片枯黃了樹葉,葉與葉之間磨擦發出沙沙的聲響,還有傳來清脆的風鈴聲,像一首合奏的交響曲。看著那笑得毫無雜質的晴天公仔,我也似乎被感染了。我依偎在樹旁,感受著那吹來的陣陣微涼的風,眺望著不遠處的那座木橋。這時,傳來一陣喇叭響聲,打斷了我的思緒,我隨著聲響的方向望去,只見小書從一架貨車上下來,往我這邊跑來。

 (閱讀全文)

落花 | 22nd Jul 2010, 16:41 | 癡人說夢系列 | (65 Reads)

我記憶中有一條橋,不知道它叫什麼名字,也不知道它在哪裡。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