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落花 | 31st Jan 2011, 01:56 | 癡人說夢系列 | (213 Reads)

從書店捧了幾本書回家,弟弟看到我手中的書,於是問,這幾本書買了多少錢?我回,不貴,XXX左右。他看了我一下說:竟然用你的三分之一銀兩買書,下次要買甚麼告訴我,我在網上買一本十幾塊就有交易,比你在店裡買的便宜很多,而且也是正版書。

我笑著點了頭。

其後他在網絡上買的書送到了家里,我隨手翻開一本讀了起來。是一本講關於精神病的書,記錄作者與精神病患者之間的對話內容,我看得上了癮,欲罷不能。

 (閱讀全文)

落花 | 29th Jan 2011, 17:50 | 信手拈來 | (21 Reads)

夜色掉落了星屑

落入平靜的湖面

泛起了一陣漣漪

如落單的小船劃過的痕跡

微微的搖晃

水霧在湖面升起

沾濕了裙角

我在湖邊

靜靜的

看這朦朧的夜色

還有閃著光的星屑


落花 | 29th Jan 2011, 00:23 | 瑣事 | (46 Reads)
在生死面前,我們都顯得太渺小了,還有甚麼是放不開的呢。 (閱讀全文)

落花 | 28th Jan 2011, 17:38 | 信手拈來 | (132 Reads)
友人說,友濟之間結婚的,十之八九都是因為責任,拖久了習慣了或者沒有勇氣開口便順其自然的結了婚。到了最後,那些結了婚的如今通通都離了婚。 (閱讀全文)

落花 | 27th Jan 2011, 02:06 | 瑣事 | (41 Reads)

寫了幾千字的文章,明明按了copy,最後因為手誤還是一下子都沒了。電腦終究是信不過的,還是白字黑字可靠,寫了下來怎麼也不會一瞬間就化為烏有。唉。

罷了罷了,叫我重寫也寫不出原來的味道,乾脆就不重寫了。換個題材好了。

 (閱讀全文)

落花 | 27th Jan 2011, 00:28 | 信手拈來 | (3 Reads)

看著電視機前報導的豪門爭產案,吸引我的並不是哪一房是大贏家,而是那個已毫無還擊能力的老人家。看著他一副垂死連說話都不能清楚表達的模樣,還要被人推出來當扯線公仔,只覺得很悲哀,人總有惻隱之心的吧。

無論他曾經多麼的風光過,多麼的風流快活過,經歷大病,人到老年,徒留一副臭皮囊,還跟他計較些甚麼。往日電視機前的父慈女孝,老婆妻妾間的和睦融洽,到了老人家失去判斷能力,動彈不得的時候,所有的人都露出了真面目,這一場戲做得真久啊。到了人之將死時刻,所有人關心的不是如何珍惜和老人家渡過剩下的日子,而是財產分給了誰。人性啊,終究敵不過錢,這是怎樣的一種悲哀。


落花 | 24th Jan 2011, 20:41 | 信手拈來 | (34 Reads)

在北國冰封的角落

靠在遠方的海邊

有一座燈塔

高高的聳立在雲端

任海風腐蝕著

剝落的泥灰

掉入深不見底的海里

燈塔里

住了一個女巫

留著長長頭髮

還有醜陋的容顏

黑暗中

她點燃了一把燈火

照亮了海面

指引著迷失的人們

在一千零一夜以前

逃不過被詛咒的命運

公主變身女巫

困在燈塔中

沒有放下長髮

不等待被救贖

在風起的日子

化作一道光

隱身大海中

 (閱讀全文)

落花 | 24th Jan 2011, 14:23 | 信手拈來 | (1416 Reads)

沉船二字忘了是在哪裡聽說來的,以我的理解大概就是說,你買了船票,原本是想上船遊戲一番,誰知道上了一架賊船,也許你原本就知道那是賊船,但是你自以為自己武功高強,天下無敵,結果最後連人帶船一同的沉入了海底。沉船的意思大概就是這樣吧,再深點我也解不出來了。

 (閱讀全文)

落花 | 20th Jan 2011, 02:08 | 癡人說夢系列 | (175 Reads)

『雲容,
她吞下所有毒藥的時候,口中呢喃著這兩句詩,淚從眼角輕輕的滑落。「等我,你要等我,我來了...」溫度漸漸的從她身體退去,她感到自己變得很輕很輕,輕得飄了起來。於是,她看見自己很安靜的睡在那里,臉上掛著一絲的笑容,沒有痛苦也沒有掙扎,那麼的安祥那麼的寧靜。

 (閱讀全文)

落花 | 18th Jan 2011, 19:50 | 癡人說夢系列 | (90 Reads)

這場雪,要下到甚麼時候才會停呢?我坐在靠窗口的位置,抬頭看著天上飄下來細細碎碎的雪花。從第一場雪落在這座小鎮開始,到現在已經有半個月的時間了,不是鋪天蓋地的大雪,卻下得連綿不斷。

天氣太冷了,幸好這老房子里有一個殘舊的壁爐,店裡的夥計小書幫我整修了一下,倒也好使好用。我從後山撿來一堆枯枝落葉,放入壁爐內,再丟入一塊碳精,用火柴點燃了一把火。慢慢的,爐子冒出了點點火星,逐漸逐漸的才燒了起來,火堆里不時傳來霹霹啪啪的聲響。我坐在火爐前,伸長了雙手,靠近身子,頓時,暖意經指間傳到全身。這屋子,總算暖和了點。今年的冬天怎麼如此漫長呢。

 (閱讀全文)

落花 | 16th Jan 2011, 13:54 | 信手拈來 | (30 Reads)

天上

風清雲淡

幾許陽光

幾許煙霞

潔白而無暇

漂浮在大氣中

如夢,如幻影

人間

幾縷煙火

幾道塵土

好夢正酣

夜鶯敲醒了

熟睡中的我

在電光火石瞬間

我從天上

掉落入人間

拍拍一身的塵土

笑一笑

不入地獄

我原是

尋常百姓家


落花 | 16th Jan 2011, 00:37 | 癡人說夢系列 | (120 Reads)

落花如夢淒迷

麝煙微

又是夕陽潛下小樓西

愁無限

消瘦盡

有誰知?

閒教玉籠鸚鵡念郎詩

 (閱讀全文)

落花 | 15th Jan 2011, 23:45 | 信手拈來 | (40 Reads)

那個穿著退了色的旗袍的身影

走在微濕的石板路上

撐著一把畫了白色曇花的油紙傘

細雨掉落在屋簷上

再慢慢滑落下來

濺濕擺動的裙尾

穿過破舊的木大門

跨過泛滿青苔的石階

那模糊的身影站在橋上

等待著些甚麼

手里的絹巾不小心滑落

捲在風中

再緩緩的飄入河里

眼角滴落的眼淚

溶在雨水中

化為烏有

忽而

那身影漸漸的轉身

一臉的茫然

那閃著光的淚眼

那蒼白的面容

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原來,抹不掉的

是前世的記憶


落花 | 15th Jan 2011, 23:44 | 信手拈來 | (23 Reads)

金燭臺

滴滿淚的痕跡

在沉默中風乾

白紗窗

雕刻了的檀木窗花

氣味在沈澱

青花釉

裹紅瓷

在角落中漸漸退色

紅衣裳

繡上鳳凰的旗袍

放在陳舊的木箱底處

在歲月中被遺忘

昔時新嫁娘

胭脂點紅了妝

笑語呢喃滿閨中

今日舊婦

望穿秋水盼歸人

等到白頭

只見新人換舊人


落花 | 15th Jan 2011, 23:43 | 信手拈來 | (11 Reads)

春風送

花正濃

相思根深種

鳥兒上枝頭

月迷矇

人朦朧

一覺醒來

卻是舊夢

太匆匆

回首

原是一場空


落花 | 15th Jan 2011, 23:42 | 信手拈來 | (11 Reads)

紗窗外

夜色濃

新月彎如弓

風吹影動

散落一地離愁

紗窗內

花滿樓

燭影搖曳

映出一臉憔容

不知窗內人

幾許憂愁

恍然間

已過千年

韶華光影


落花 | 15th Jan 2011, 23:42 | 信手拈來 | (10 Reads)

午夜十二點

等待救贖的靈魂

飄蕩在漆黑的空氣中

像一縷白色的煙

在朦朧之間打轉

迷失了方向

教堂的鐘聲敲響了

黑暗中的那道影子

張開雙翼化作夜空

俯覽著大地

看著某一家的燈火通明

看著在窗口邊發呆的

那一個白煙似的幽靈


落花 | 15th Jan 2011, 23:41 | 信手拈來 | (18 Reads)

你看見了嗎?

那扇淺綠色的窗

 (閱讀全文)

落花 | 15th Jan 2011, 23:41 | 信手拈來 | (9 Reads)

七月的陽光,在感動中醞升

當最後的一抹餘霞灑在路過的漁船上

海的另一邊亮起了萬家燈火

船笛聲從遠處傳來

像是來自古老的城堡中的那座大鐘

訴說著遠方的故事

微亮的波光

在水面上浮浮沉沉

年輕的我

在行曩中塞滿了夢想

乘上了最後一班船

直到海平線淹沒了


落花 | 15th Jan 2011, 23:40 | 信手拈來 | (9 Reads)

一個冬日的海面

漂浮著一條小船

泛著煙霧的海上

迷離而神秘

風偶而輕吹過

撩起一陣漣漪

煙霧依然瀰漫

小船依然安靜的停著

沒有人知道它從哪里來

也沒人知道它要往哪里去

天邊露出一道微藍

霧散了

海面清澈而明亮

小船也消失了

就像 不曾來過一樣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