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落花 | 28th Feb 2011, 15:50 | 信手拈來 | (133 Reads)
最近這些年,從新界到港島區乃至半山,香港已經徹底被大陸同胞們攻陷了,而且無孔不入,無處不在。你去的任何地方,總有一個(大陸同胞)在左近。在同胞們的銀彈政策下,香港已經徹底失守了,但面對他們那些白花花的銀子,又不能不心動,怎麼辦呢?那就唯有我們反攻回大陸吧,至於如何反攻,要從咖啡文化講起了。 (閱讀全文)

落花 | 27th Feb 2011, 16:15 | 信手拈來 | (28 Reads)

童話故事的女主角,跟王子在一起的最終目的並不是為了嫁入豪門,而是跟王子一起,然後分手拿錢,走人。此乃現代童話也。

P.S.重點不在於分手跟走人,而是拿錢。


落花 | 19th Feb 2011, 00:23 | 癡人說夢系列 | (91 Reads)
又到了楓紅的季節,『小城故事』門外滿滿的一地都是被風吹落的紅葉,有的深紅有的淺紅,也有的紅了一半,剩下的另一半是淺淺的綠。那滿地的紅葉,放眼望去,像是一幅色彩豐富又有層次的水彩畫,畫中有著深深淺淺的紅色,也夾雜了點點的綠,還有黯啞的枯黃。 (閱讀全文)

落花 | 15th Feb 2011, 15:52 | 瑣事 | (57 Reads)

不小心路過,看到這一篇,忍不住笑了。想說,朋友,放條生路比D花店行下啦。

在FB看到同事的status是這樣寫的:「我最愛的incheon 機 ... 返工竟然唔記得扣衫鈕 ... 件 blouse只係扣左頭尾各一粒 ... 直到 boarding 完左老總係 door 1 見到打落黎話我知 ... 點解會咁架 ~!!!!」看完,我笑到差點從椅子上掉下來。我想說,幾百個客人上機難道就沒人看到她的制服沒有扣鈕嗎?還是他們以為那是新制服?

 (閱讀全文)

落花 | 15th Feb 2011, 00:49 | 信手拈來 | (41 Reads)

三月春風吹送

花開正濃

 (閱讀全文)

落花 | 14th Feb 2011, 20:18 | 瑣事 | (32 Reads)

下午在畫室畫了三個多小時,時間過得很快,下次可以再早點去,就可盡情的畫了,也不用怕畫室要關門。這幅畫這樣看起來有點幼稚,但真實看的話會看到很多筆觸還有油畫跡。第一次是比較差的,但下次會畫得更好。

Picture


落花 | 14th Feb 2011, 01:41 | 瑣事 | (16 Reads)

終於寫完了「片段」,完成了海灣道二十五號那部份的章節,但還只是雛形,比較粗糙,在放入整個故事中的時候會進行大幅度的修改,例如我會改用第三人稱寫,還有男女主角的性格,互動會著墨多些,細節方面也會添加多一點。終於打倒了大腦便秘,明天要再接再厲。

另外,在寫作方面我想聽多些意見,因為我確實不知道自己到底寫得好不好。任何的意見我都會接受, 認識的朋友可以私底下告訴我,或是寫信給我,或是留言給我也可以。

明天要再寫多些才行,大量的練筆才會有進步,加油加油!


落花 | 12th Feb 2011, 17:10 | 瑣事 | (72 Reads)

2006年的夏天,我下定了決心去流浪,於是問同學借了個背囊,收拾了行裝,買好了機票,做好了資料蒐集,然後心口上掛了個勇字就出發了。還記得,臨出門之前發現銀兩不夠,跟好友說,一大早的吵醒了她,她一臉的睡意,雙眼都還沒睜得開,然後從豬仔錢罐里面拿出兩張折得很小的錢幣來給我。

 (閱讀全文)

落花 | 9th Feb 2011, 23:57 | 瑣事 | (82 Reads)

通常寫作到某一段時間就會遇到瓶頸,我稱之為大腦便秘,英文叫作writer's block。

從前寫作只一味依賴靈感,有則寫之,無則棄之,結果我無法多產更是沒有甚麼進步。然而,寫作的大部分時間其實都是逼出來的。靈感是很虛無的東西,猶如男人,適當調劑一下可以,但切不可過分依賴。

 (閱讀全文)

落花 | 7th Feb 2011, 02:00 | 癡人說夢系列 | (175 Reads)

我喜歡在將近黃昏又還未日落的時候坐在他的車子里慢慢的兜風,就像現在一樣,沿著海岸線,緩緩的開著車子,看著陽光反射在海面,眼前一片的金色。我側著頭,看著窗外的那片海,眼前沒有阻擋,沒有高樓,也沒有煩囂。在這樣喧嘩的一個大城市里,難得有這麼一片淨土。我轉過身子對他說:「沒想到本市也有這麼寧靜的地方,這里還真的挺漂亮,應該是個蠻好住的地方。」

 (閱讀全文)

落花 | 5th Feb 2011, 03:56 | 瑣事 | (29 Reads)

數年前,友人曾對我說過,「投散閒置的時候便是好好裝備自己的時刻。」當年當然是聽不下去,如今回想起,確實不無道理。

最近都很閒,閒下來的時間都用作大量閱讀還有構思長篇小說的骨架。前段時間看的那本精神病訪問非常入迷,但當中理論都涉及一些很專科的東西,我看不是很懂當中涉及的物理學,生物學甚至機械學,但卻十分有興趣。想起朋友的同學在港大當教授,於是找他幫忙,讓我可以在港大的圖書館借一些冷門且較專業的書(不是校友是不能借用他們的圖書館的)。結果,等到他幫我找到他同學的時候,人家已經去了波士頓大學教書。我一臉的小丸子線,這人到底多久沒跟人家聯繫了。其後找了另外一個朋友幫忙,曲折了些,倒也還能借到。

 (閱讀全文)

落花 | 3rd Feb 2011, 00:01 | 瑣事 | (36 Reads)

吃完年夜飯後一直覺得很不舒服,不知道是前幾天昏迷的後遺症還是怎麼,但應該是腸胃不大好,吃錯了甚麼。但家人都沒事,就我一個人在洗手間里一直吐。心想不是那麼好運吧,私家診所都關門了,還要初七初八才開門,現在才來病,一定只能去附近醫院的急症了。

只能隨便吃一些成藥,希望能夠暫時止住,不然明天應該要去急症排長龍了 ,拜託,趕快好起來,我不想去醫院。


落花 | 2nd Feb 2011, 20:38 | 癡人說夢系列 | (92 Reads)

她倒坐在沙發上,一隻手托著半垂的腦袋,一隻手拿著高腳玻璃杯,盛著半杯的白酒,淺淺的黃色散發著葡萄的酒氣,她的臉泛著微微的紅,以為敵得過清醒,卻敵不過這杯中物。頭髮垂落在胸口,她動手撥了撥,然後細細的喝了一口,像是一個虔誠的信徒,那樣小心翼翼的,仔細的嚐著。可是感覺似乎失靈了,是苦是甜還是酸,她已分不清了。是食物的味道太濃了嗎,還是味蕾已經退化了,含在口中的酒一點味道都沒有,她只聞得到酒精的氣味,卻嚐不出任何味道來。

 

 (閱讀全文)

落花 | 1st Feb 2011, 17:59 | 瑣事 | (40 Reads)

最近這幾天一直處於昏迷的狀態,睡了二十幾個小時還很想睡,不知是天氣問題還是有點受寒了,難得有點精神,翻看一些舊的文字,發現大部分的故事都有點沉重。臨近過年,還是寫點輕鬆的文字,輕鬆之餘又可大笑一番,雖然我不確定我寫得好不好笑。

故事是工作的時候聽一菲籍啊姐講的,據說是真人真事。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