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落花 | 31st Aug 2011, 20:31 | 吃喝玩樂 | (124 Reads)

某友人即將回美國,於是相約在九龍塘喝下午茶。我早到,於是在page one閒逛,被我發現這麼一片天地,書的種類還蠻齊全的,也有許多台灣書,看得愛不釋手,可惜遠了點,否則可天天跑來打書釘(其實我還蠻愛買書的,可惜房間小了點,書架已經超過負荷了,我繼續這樣買下去,遲早會被書架上的書給砸死,不是開玩笑。)

吃完茶,他留我一起跟他的朋友們吃晚飯,婉拒不果。於是便加入了這場飯局中。

  (閱讀全文)

落花 | 28th Aug 2011, 00:29 | 瑣事 | (59 Reads)

翻譯費還沒收到錢,要追數,我一直都相信他們會自動自覺還我,原來不會。真麻煩,一煩我就不想追了。想想,其實我幹了不少這種吃虧事。

早上去醫務所抽血,遇到一學護,本身已經很怕打針的我立馬有種不祥預感。結果,她一直說我的血管很幼,找不到云云。然後針筒插入我的血管後,一直抽不出血來,我緊張得臉都青了,加上一直沒吃東西,有點暈。結果那支針筒在我血管內一直探索,整整尋找了5分鐘才抽到血。完成以後,她對我說:「抽的血不夠,要再抽過。」當下,我真的想暈過去。大姐,我的手臂都被你抽腫了,還來?最後要醫生出馬幫我抽,30秒便抽好了。離開之前,護士叮囑我說,抽血的那支手不能拿重物,如手袋。我兩隻手都抽了血,那麼我去哪裡找第三隻手幫我拿手袋?

兩個星期內,我照了兩次X ray,不知道會不會中輻射而死呢?

量身高,發現自己比讀大學的時候又高了,最新身高是175,體重沒變。奇怪的是,我明明已經吃得很少了,怎麼還瘦不下來?至少減多10磅才行。

最近的皮膚狀態很差,可能因為上星期吃了三頓薯條的關係,長了很多痘痘。下週要去casting,必須最佳狀態見人,以後要養成1點前睡。

馬不停蹄的跟朋友們吃飯,人生少有的主動全都發生在最近的日子。留下以後想離開,要離開了卻想留下,真矛盾。


落花 | 27th Aug 2011, 17:07 | 信手拈來 | (54 Reads)

如果生命是一場曲折離奇的旅程,那麼,驚喜往往就在轉角處。

有時候我們要相信,失去或者是得不到,也許是件好事。因為,在前方,有更美好的在等著你。

如果有一天,你在電視上看到我在報導新聞,請不要驚訝。

如果有一天,你在飛機上遇到那個戴了有框眼鏡就變得不一樣的我,請不要意外。

或者,如果你看到我出現在某個廣告牌上,也不要覺得奇怪。

因為, Life is full of possibilities


落花 | 26th Aug 2011, 00:31 | 信手拈來 | (140 Reads)

看到這部電影的預告片,勾起了許多的回憶。

記得中三還是中二那年,班上有個很頑皮的男同學,頑皮到老師都怕了他。忘了因為甚麼事,老師拿他沒辦法,於是問他:「你自己說吧,到底你想坐在哪裡?」他手一揚,指了指我隔壁的位置說:「我要坐那里。」於是老師便把他安排坐在我的隔壁,於是我們就那樣做了同桌。

 (閱讀全文)

落花 | 23rd Aug 2011, 16:07 | 信手拈來 | (58 Reads)

聽到咖啡店關門的消息,有點難過。提筆,有許多話想說,想寫 ,卻不知該從何寫起。

我想起那個寂寞的男人,連最後可以發呆的地方也沒有了。

很多事,從相遇的那一刻開始,我們便要有曲終人散的心理準備。


落花 | 21st Aug 2011, 17:54 | 賣笑記, 博君一笑 | (99 Reads)

清晨時分,在波音747的長途客機中,機艙中剛亮起微微的燈光,提醒沉睡中的旅客,是吃早餐的時候了。

我從休息室里休息完畢,進了洗手間整理妝容還有敘梳理好髮髻。通常長途機,我們都會有大概三個多小時間的休息時間,這時候我通常會換掉隱形眼鏡,再戴上有框的眼鏡。休息完後,在開始第二次派餐,見到客人之前,我都會把隱形眼鏡再次換上的。可這次因為時間有點趕,我想著反正也沒人會理我戴不戴眼鏡的。於是就戴著有框眼鏡,穿上圍裙後就推著車子出去派餐。

 (閱讀全文)

落花 | 20th Aug 2011, 18:06 | 瑣事 | (42 Reads)

《Gone with the wind》是我非常喜歡的一本書,它有兩個譯名,比較為人熟悉的是亂世佳人,而也有出版社幫它譯為飄。其實這兩個譯名都有其意思,而後者也簡略的講出了故事主人翁顛沛流離,四處飄泊的人生。

用這個書名來形容自己倒也適合,


落花 | 18th Aug 2011, 09:43 | 信手拈來 | (64 Reads)

清晨醒來,拉開窗簾,見到陽光,竟然有幸福的感覺。用手撥了撥睡得有點凌亂的頭髮,是時候該去剪一剪頭髮了,頭髮長得我覺得有點累贅了。沒有營養的東西都應該捨棄了,頭髮如是,回憶如是,過去亦如是。

還有一個月夏天就過去了,真好。也還有一個月,我也該收拾行李了。我的人生每每總是在不同的地方重新洗牌,然後重新開始。 有時候睡醒,我會突然失憶,忘了自己身處何地。也許我就是這樣的人,停不下來,或者找不到可以停泊的地方。

旅途難免的寂寞,但只要心里有愛,總會遇到美好的人和美好的事,我相信著。 

打開唱機,播放著這首歌。有時候,許多的事也都只能放在心中。而有些人,還是不相見的好。


落花 | 17th Aug 2011, 15:27 | 瑣事 | (7 Reads)

看來電腦要極速備份了,否則我電腦里的文章、照片、筆記、工作等的材料都會化為烏有。想到這裡,我整個人就很煩躁。

想要接到的電話沒有打來,想要收到的信沒有收到。不想見的人頻頻出現,還不斷的傳短訊,說了一萬遍的沒空,對方像患了失憶症似的,鍥而不捨的一約再約。

突然很想哭,對上次因為電腦壞了而哭是讀中三的時候。此刻,我突然返老還童。


落花 | 16th Aug 2011, 23:57 | 瑣事 | (25 Reads)

我明白,搭地鐵難免要擠,特別是上下班的繁忙時段,就算擠也未必擠得上一班車。我也明白,搭地鐵是要互相忍讓的。可是,我忍讓是出於禮貌,不代表你可以用擠作藉口而推開我,甚至連扶手的位置都不給我。

中午時分,從將軍澳搭地鐵回中環。我站在門口的位置,抓緊門口的那根柱子。忘了到了哪個站,從門口里衝進一家三口。我見有人進來,自然就挪動了身子,讓他們進來。他們進來後,自然就抓住我扶著的那跟柱子。於是我就把手挪高一點,把下面留給他們,自己抓上面。誰知道,他們一來就一直把我擠開,然後乾脆把那根柱子據為己有,整個人睡在那根柱子上。逼於無奈,我只好放手,接著他們就順勢把我給推開了。然後我隨著人群,被擠到中間沒有柱子的位置。最後,我在另一根滿是手的柱子中找到兩根手指的位置,於是我便用兩根手指抓住柱子搖搖晃晃的搭到了金鐘才松一口氣。

我想說的是,做人還是應該要有點公德的吧。出於禮貌跟公德心,我沒有死賴在門口的位置不走開,我退後讓你們進來,也把手挪高騰出位置讓你們抓住柱子。但這不代表,我的平衡力比你們強,不代表我不用抓住柱子也能站得穩。這也不代表你們可以把我推開,不讓我抓住扶手。

這世界怎麼有這麼可惡的人。


落花 | 15th Aug 2011, 17:38 | 瑣事 | (24 Reads)

翻譯的那個人竟然主動來找我,說要付我翻譯費,連之前我幫她翻譯的trial都一同付錢給我!而且,陰錯陽差之下,我還賺多了點錢。雖然工作完收錢是應該的事,可是不知道為甚麼,我怎麼感覺好像中大獎似的。這世界還是有人會良心發現,主動還錢的。

朋友說我的磁場跟個性,只會吸引到好人。所以,做人有些信念還是要堅持的。


落花 | 13th Aug 2011, 00:03 | 信手拈來 | (38 Reads)

關了燈,我坐在窗口邊,此刻才看清楚窗外的燈火,在越黑暗的遠處顯得越明亮。

洗完澡,頭髮還掛著水滴。習慣這樣子坐在窗口邊發呆,等頭髮風乾,但我的頭髮太長,往往沒有耐心等它乾透便枕著微濕的頭髮入睡。母親說,等我老了以後就知道頭痛是甚麼滋味了。

點亮了書桌前的小檯燈,那種橘色的溫暖,慢慢的擴張,照亮了房間。燈光下的我,忽然之間清醒了。清醒後,才驚覺自己已經在懸涯邊了。吞吐了一口氣後,退後了一步。是的,我們都該退後一步了。退到安全的距離後,沒有期待,也毋須牽動神經。人也好,事也好,還是保持一定的距離好。

此刻,唱機里隨機的播放了莫文蔚的「忽然之間」 。頭髮還未乾,而我也該好好睡一覺了,把這一切的海市蜃樓與錯覺當作一場美夢,留在過去。

人生不妨糊塗,但卻要懂得醒來。


落花 | 9th Aug 2011, 12:19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90 Reads)

這個題目,想了許多,但即使寫得再長篇大論,也不夠兩個字來得有力,那就是:time heals

要相信時間的威力,總有一天你會發現,真正的放下原來是無須力氣的。


落花 | 7th Aug 2011, 01:23 | 瑣事 | (57 Reads)

這世界真的充滿不可思議的事情,奇妙到我也不知該從何說起。早前我寫了篇文章「尋找」 ,沒想到我要尋找的那個人,竟然會找到我。這本書已經有27年的歷史了,而它放在我書架也有5年了。不知道是這本書有靈性,還是我與書的原主有緣份,但肯定的是,我對台灣這片土地有著濃厚的情感,也許也是一種濃濃的緣分吧。

我的原意,本來就是想如果真的那麼巧合能夠遇到書的原主的話,就把書送還給人家。相信對方也是個愛書之人,而且我也相信,對失而復得的東西,原主一定會更珍惜。特別是渡過了海岸,從台灣飄來到我這里,我不能不說神奇。

也許注定我只是那本書的過客,一個暫時的主人而已。很多時候,我們以為擁有了某些東西, 但往往卻發現,你以為屬於你的東西原來早已經屬於別人了。

林瑞瑛女士,如果不介意的話就請與我聯繫吧,我相信這一切一定是緣分。

這是我的電郵:ccamich@gmail.com


落花 | 2nd Aug 2011, 00:17 | 信手拈來 | (60 Reads)

收拾電腦的時候,找到了自己從前的一些舊文。一看,我竟有點懷疑那是否我寫的文字。究竟,陌生的是我還是我的文字呢。

驀然回首,誰又依舊還在那燈火闌珊處?

 (閱讀全文)

落花 | 1st Aug 2011, 17:31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77 Reads)

也許世道是變了,而今的夫妻相處之道,只有一個字:「吵」

看著那些吵得臉紅耳赤,不亦樂乎的夫妻,一個個像是大狀上身似的,一副副頭可斷血可流,但面子跟嘴皮子便絕不可輸的氣派,我不得不佩服得五體投地。

只是,被你吵贏了整條街,甚至吵贏了全世界,那又怎麼樣?

這些怨侶中,幸運的尚且還能走離婚這條路。最可悲的是那些,天天吵,日日鬧,視枕邊人猶如殺父仇人般,卻還得繼續湊和著過日子的。所以,有時候,能夠離婚其實是一種幸運。

婚姻可以是天堂,亦可以是煉獄。可以把淑女變成潑婦,也可以把君子變成小人。要看到對方的真身絕對無須照妖鏡,談離婚或分手的那一刻,你便可以把對方看得清清楚楚。

可悲的並不是你發現原來對方是哪個妖魔鬼怪的化身,而是,從談戀愛到結婚這麼久,你原來一直見到的只不過是對方的化身。有甚麼可怨的?要怪就怪自己有眼無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