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落花 | 28th Sep 2011, 19:11 | 吃喝玩樂 | (86 Reads)

High tea@Element

與友人去圓方看電影,順道去吃茶,這家餐廳叫Le Gouter Bernardaud,我們叫了個tea set for two,感覺一般。我在英國吃過當地比較正宗的下午茶,所以可能有所比較。本地的來講,這個比起半島的,也還是差了些。半島的出品,其實某程度吃的是一種感覺。

不過,跟朋友吃飯,聊天為重點,食物反而是其次了。另外,不大喜歡這種半開放的餐廳,商場人來人往的有點吵。

謝謝友人請客。 

Picture Picture 

Buffet@Park Lane

哥哥請客,一家人吃得很開心。大部分五六星級酒店的自助餐我都有試過,但我對吃飯對象的要求遠多過於對食物的要求。只要開心,氣氛好,其實吃甚麼已經不重要了。但當然,太難吃的,我還是會選擇不吃的。

Picture Picture

Dinner@OWL Wonderland 

跟舊同事聚會,那份工作其實我只做了一個月左右,完成了手頭上的project後就走人,跟同事的這次飯聚後才知道,我走後,整個team的同事都陸陸續續在一個月內走人了,可見這份工作有多瘋狂。

食物還不錯好吃,尤其以甜品取勝。當晚同事們開了紅酒,平時我是不喝酒的,因為酒量太差。但當晚一桌人除卻我外都好杯中物,我也勝情難卻,喝一杯也無妨。至於酒的味道嘛,這種地方能喝到好的紅酒的機會很小,容易入口,不苦澀也就收貨了。 

Picture PicturePicture

最後,隨便吃@學生家

李太太年輕的時候是位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小姐,嫁給李先生後才開始做些家務,但是烹飪仍是一竅不通,聽說常常電飯鍋都不會操作,近年來好了些。我下班後直接去給學生上課,李太太知道我還沒吃飯,就下廚給我做了份肉醬意粉,這也是她唯一會做的菜式。當晚,我可是吃得精光。

Picture 


落花 | 25th Sep 2011, 19:34 | 賣笑記 | (88 Reads)

老闆:「啊,好睏啊。我要喝咖啡。」

我:「好啊,那你去買吧。」 

老闆: 「你要不要也喝咖啡呢?還是喝奶茶,我記得你喜歡喝奶茶。」

我點了點頭:「我要喝咖啡,謝謝。」

過了一會,老闆灰頭灰臉的回來,說餐廳不做外賣咖啡。作為助手,我竟然讓老闆去幫自己買咖啡,而且還要是日本人,如果在日本,這是很不敬的吧。老闆就是這樣的人,人很好,沒有架子,又很無所謂。 

 

 (閱讀全文)

落花 | 17th Sep 2011, 00:00 | 吃喝玩樂 | (127 Reads)

一個我很欣賞的鋼琴演奏家,來自克羅地亞,叫作Maksim Mrvica,擅長將古典音樂加入流行因素,用新的方式演繹出來,乍聽之下我覺得他風格跟Yanni很像。除了他的專輯以外,我家中大部分是Kevin Kern跟Yiruma的專輯,另外還有久石讓的(久石讓的CD特別貴,不知道為甚麼)。Maksim雖然不是甚麼帥哥,但是是位很有才華的鋼琴手。相反,Yiruma長得相當帥,中學年代便開始聽他的專輯,他是我讀書年代喜歡的男生類型,隨著年紀漸長,也早就不計較長相模樣了。

這首曲子叫Croatian Rhapsody,演奏得非常好,能夠彈到這樣行雲流水,莫過如此。有機會的話,我很想去聽他的現場演奏會。除了他以外,還有久石讓跟Celtic woman。

生活不應該只是充斥著工作跟金錢,應該還有屬於自己喜歡的東西,如音樂、 旅行、書籍、食物或者風景。人生苦短,能快樂的時間不多,所以才要抓緊這些美好的時光。

另外一首很老的曲子,是一部我很喜歡的老電影主題曲:somewhere in time


落花 | 14th Sep 2011, 22:47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102 Reads)

他:「我今晚約了朋友吃飯,可能會很晚回來,你若是累了就先睡,不用等我電話,我明天再打給你。」

我:「好。」

他:「他是我在美國讀MBA時候的好友。」

我:「是Dereck嗎?」

他:「對,就是他。」

我:「那你準備帶他去哪裡吃飯?要去你們的私竇嗎?」[注:私竇是他們一幫朋友定期聚會的地方,是個有小姐陪的地方。他們當中除了他,全部都已婚,而且全部都是瞞著老婆出來玩的。]

他:「如果我說是呢?」

我:「那就玩得開心點啊,難得Dereck從美國回來,你要好好一盡地主之誼。」

他的神情有些頹然,語帶失望的問:「你難道不會介意?」

我啞然失笑,反問:「為甚麼我要介意?有哪個男人沒有玩過?放心好好招待Dereck,以後不用跟我交代了。」

「Love is like a butterfly. Hold it too loose and it will fly away. Hold it too tight and it will crush.」愛情之所以複雜,是因為大部分的人不懂得如何拿捏它。而我認為,對於有些人,只管放任。因為,男人想要放任的時候,他們總有辦法不讓你知道,而你也根本阻止不了。


我叫Priscilla,芳齡二十六。以現今社會對於25歲便是中女的定義,所以我只能以中女自居。身高五呎九吋,卻愛穿三吋以上的高跟鞋。喜歡喝Piccolo,看《亂世佳人》,以及在午後睡覺。地球繞了一圈,看盡風光無限,然後回到香港,落地但不生根。

落花 | 11th Sep 2011, 23:10 | 瑣事 | (50 Reads)

出了一身的汗,吹了一天的海風,然後染了一身風寒。

此刻,我需要一顆藥丸,還有一個好夢。


落花 | 9th Sep 2011, 00:33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241 Reads)

友人常在我面前呻dry,又問我:「究竟D男人死左去邊?」她這個問題真不好回答,我只好附和兼點頭說:「係囉,究竟D男人死左去邊呢。」

別以為友人是dry爆中女兼豬扒,事實上她芳齡才二十六,身材高挑,好像是172,瘦瘦的,皮膚白皙,性格樂觀開朗,當了幾年的空服員還存了點錢(我常說她是小富婆,至少比起我是),經濟財政獨立,不大會花男人的錢,長相也漂亮,樣子像極了韓國人。事實上,她好像七月的時候才把她的前男友給甩了,然後不到一個月便大喊dry爆,所以其實她並非沒人追,只是一時寂寞,或者緣份未到而已。

最近這幾次見面,她老是把這句話掛在口中,還不忘酸我一句:「你就不愁寂寞啦。」唉,我嘆了口氣,假如爛桃花也算桃花的話。講到這份上了,於是我只好拍拍心口,說:「好吧,交給我吧,我幫你解決。」

於是, 上網打了幾個字:「speed dating」哇哇哇,不得了,出來一大堆坊間的機構,眼花撩亂,都不知道選哪家好。細心找了一會,每家都差不多,來來去去都dinner for 8 or 6,沒什麼新意。按著按著,突然發現一家叫做dinner in the dark的,顧名思義,就是在黑暗中吃頓飯,約個會。哈,這家好,一開始彼此都看不見對方的模樣,經過一頓飯的時間,只能靠聲音,聊天的內容去認識對方,最後晚餐結束,亮了燈,才見到對方的真身。這絕對是一個挑戰人類慣性以貌取人的遊戲,也同時測試見光死的機率有多高。

我在想,如果那頓飯期間彼此聊得非常愉快,對方聲線甜美動人,溫文爾雅,學富五車,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你用一頓飯的時間幻想對方應該是身高六呎,風度翩翩,不敢作潘安想,但至少眼耳口鼻都在,也應該是正常長相一名吧。然後亮燈的那一刻,你以為自己眼花,還是隱形眼鏡掉在那盤剛剛被你吃掉的pasta中了。坐在你正對面的竟然是一麻甩倒不能再麻甩的中年漢,頂著一懷有七個月身孕的啤酒肚,髮線嚴重向後移,不,應該說是連髮線也消失得看不見了。五官是還在,但扭曲成一團,看著他你會想到囧字。然後你開始懷疑,懷疑自己剛剛是在做夢,還是此刻在做夢。最後,燈光完全亮起,你的眼睛適應了光線,把對方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原來他眼角的皺紋比你那退休在家的老父還多。此刻,你一手抓起手袋,一手拿出鈔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銀兩拋下,然後用中學年代跑一百米比賽的速度,對準門口,絕塵而去。

我把speed dating的資料傳給了友人,然後不忘叮囑:「千萬不要期待過高。以置誅死地而後生的心態去就對了。」 想了想,再多加一句:「如果你要我陪去的話,那你得付那400塊的費用。」我就當免費吃一頓,吃完拍拍屁股就走人。

P.S.想認識我這位友人的男士可以聯繫我,介紹費五百。十人以上團購有折扣!


落花 | 8th Sep 2011, 13:58 | 賣笑記 | (67 Reads)

地點:學生家 / 人物:我跟學生 / 事情:上英文寫作班中

學生嘴裡邊咬著零食邊對我說:「 你很久沒買零食給我了耶。」

我瞄了他一眼:「你嘴巴吃的是甚麼?」 

學生:「那是我媽媽買的阿。」 

我:「那還不一樣!你看你都吃得快肥死了,還好意思叫我買零食給你!」我用手戳了戳他的肚腩。

學生:「我考試全校排名第十耶!你要買零食獎勵我!」

我不屑一顧的模樣:「那又怎麼樣?我跟你一樣大的時候,考試是全校排名第三。我都還沒叫你買零食獎勵我呢!」

學生:「哇,你好厲害啊。」 

我抬起頭:「那當然。」 

學生:「可是你答應過我的,要是考得到全校十名以內就買糖給我的。」

我一下子還真的不記得有沒有答應過他。於是,只好發揮女人本色,耍賴:「你難道沒看見我很窮嗎?別以為我不知道喔,我知道你的豬仔錢罐里有很多錢!你這個無良大財主,看一本書有一百塊收,我買一本書可是要倒貼一百塊的!我跟你講,我窮得快沒飯吃了,你還好意思叫我買糖給你哦?」

學生:「我要吃糖!」 

我只好發爛渣:「我不管,我也要吃糖吃糖吃糖吃糖吃糖吃糖吃糖吃糖吃糖吃糖吃糖吃糖吃糖吃糖吃糖吃糖。」

最終,學生只能屈服於我的淫威之下:「你那麼想吃糖,那我送一包給你好了。」說完,便走去他的零食櫃裡拿了一包給我。我沒有要,還推來推去了一會。

回家後發現手袋里多了一包糖果,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我給他上完課後回家都會發現手袋里多了些零食,如:軟糖,珍寶珠,旺旺,四洲紫菜。其實,我已經不吃零食很久了。


落花 | 6th Sep 2011, 15:32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526 Reads)

『本文純屬虛構』 

晚上,某君約吃飯,選址在看得到維多利亞港全夜景的餐廳。餐廳有dress code,於是跟友人一起逛街,選條適合的裙子。

我拿起放在架子上一雙三吋高的鞋子,問身旁的友人:「這雙怎麼樣?」友人說:「你還穿高跟鞋?不怕給對方壓力嗎?」我笑笑把鞋子穿在腳上,對著鏡子張望,說:「不怕,這位比我高一個頭,穿五吋高的鞋子也不會有壓力的。」 

 (閱讀全文)

落花 | 4th Sep 2011, 14:05 | 信手拈來 | (94 Reads)

在臉書上看到朋友寫了這一段話:「朋友們,如果你發現我最近看你們的眼神有點奇怪,請不要害怕,因為我想要用雙眼將你們記在腦中。」

看罷, 我莫名的感動著。

朋友即將啟程去杜拜工作,那張合約一簽便是三年。看著她最近頻頻拿著相機,把香港的點滴,人和物,甚至連空氣也想攝入鏡頭里,我想我明白的,因為看著她我彷彿就看到自己。我知道,她想把這裡的一切都帶走,哪怕是一道風景或者只是一陣風。我知道,她想用盡腦中的記憶體,把每一張的臉,每一段美麗或者不美麗的回憶,都記在腦海中。因為,她也許知道,往後的那些日子,她只能依靠著這些片段去想念,用這些回憶去排遣黑暗里的寂寞。

我從山上緩緩的走回家,在回家的路上經過那家中學時代經常光顧的小店,入內,找了個角落坐了下來,點了那份例牌的排骨粗炒。小店依舊如故,沒有裝修過,老闆也還是那個老闆。記憶中的味道沒有變,角落中的我細細的看著這家不曾改變過的小店,像是時光倒流回那天真幼稚的年代。只是,老闆大概不會認得眼前的這個我,是當年那個穿著白色校裙,系著紅色絲帶,穿著黑色皮鞋,一頭黑色直長髮的中學生。

我看著那條長長的樓梯,彷彿看見自己走在斜坡上的白色身影,還不忘呼喝著班上某個出名慢動作的男同學:「還不走快一點,要遲到了!」我用這種方式去記住這里的一切,還有那不曾退色的過去。

其實所有的離開,不過為了回來。 


落花 | 2nd Sep 2011, 01:01 | 癡人說夢系列 | (133 Reads)

 2008年的舊作,有點長。其實我一直在想,有沒人會看小城故事系列呢。但其實也不太重要,我如此孤僻,寫的文字也不過為了娛己。可惜近年靈氣漸散,能寫的已不多。畢竟是凡夫俗子,終究要吃飯睡覺,現實的生活磨蝕了的,除了一身的稜角外,還有那引以為傲的靈魂。

 

人生總要學會妥協,敵不過的何妨隨波逐流。 


自從『小城故事』開業後,來的除了是小鎮里的鄉民,更多的都是匆匆的過客。他們,有的落寞,有的神采飛揚,有的沉默,有的健談。而在他們的背後,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故事。

 

初冬時分,天氣開始轉冷了,酒吧門前的一顆相思樹葉子掉得七零八落,掛在樹丫上取而代之的一個個白色的晴天公仔,因為我喜歡藍天白雲的那種晴朗的感覺。特別是像這樣的冬天,才初冬就已經很冷了,如果再失去陽光,冬天便很難捱了。這裡的四季很分明,季節的轉換在這裡留下明顯的痕跡。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