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落花 | 31st May 2012, 22:50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41 Reads)

因為工作關係,跟好友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面,但常常會聊天,有一次我對他說我們真的很久沒見面。他聽罷,查了一下我的時間表,然後對我說:「你週五下機,我來接你吧。」

這邊廂的我笑著回他:「真sweet啊,不過.....」

「不過什麼?」他問。

「不過如果接機的是我喜歡的人,就更sweet了。」我說。

他哈哈大笑,說:「那現在你喜歡的人沒有要來接你,就讓我先頂替一下吧。」

我也笑了:「你是個很體貼細心的男人,如果不是gay的話,應該很受女生歡迎。」

其實戀愛中,有很多很簡單的事情,很容易做到,卻沒有多少人會做。有很多人,其實追求的並非物質上的享受,而是一種簡單的關心,男女皆是,而女人又比男人需要多一點。

有時候,能與我們走到最後的那位,並非帶給我們最多歡樂的那位,而是,能讓你卸下心防,毫不保留分享所有的悲傷與不安的那位。能夠共度患難的,才稱得上是愛。


落花 | 29th May 2012, 16:15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157 Reads)

看到王迪詩寫的這一篇,然後我笑了,想起三月時候我寫的這一篇

 (閱讀全文)

落花 | 28th May 2012, 20:52 | 信手拈來 | (87 Reads)

臨時收到家長電話,打來求救,讓我上她家幫學生準備明天突擊的考試。碰巧我在香港,聽罷便答應了,半個小時後便到了學生家。我想大部分人都不喜歡被突然通知要工作,我也是。但對於學生一家卻是例外,因為家長必定是真的需要我幫忙,才會這樣臨時找我,除非真的有事,否則我一般都不會SAY NO。

 (閱讀全文)

落花 | 28th May 2012, 15:06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50 Reads)

人生最難以啟齒的三件事,莫過於:借錢、不舉、分手。

前二者我沒有體會,所以不好談論。至於第三樣,大部分人,特別是男人,都不願意當開口說分手的那樣。因為在他們骨子里,都不想當壞人的角色,所以他們一般會採用拖字訣。招數包括發脾氣,消失找不到人,冷淡等等,務求讓對方受不了自己而主動說分手。而通常會使用這些招數的男人,多半是不大成熟,且不負責任的人。(遇上這樣的人,就只好自認倒楣兼且怪自己有眼無珠好了)

唉,我想說的是。不愛了便不愛了,誰開口說分手已經不是重點了。重點是,做人要有好來好去的胸襟,同時,要有拿得起放得下的瀟灑。在一段感情中,我們總會得到些什麼,不光只是傷心。做人應該把焦點放在我們曾經得到過的快樂,而不是沉浸在分手帶來的痛苦。

其實,開口說分手的那個並非十惡不赦,一段感情好好開始,也好好的把它結束。除非你遇到的是賤男或賤女,否則,人總是感情的動物,在戀愛的過程中總或多或少的投入了感情。一段戀愛,應當享受愛人與被愛的過程,而不是去計較誰欠了誰。

走到分手這一步,當中有許多原因,有時候問題未必在對方身上,好好審視自己,從一段失敗的感情中學習,再重新開始。人總是不完美的,但至少我們還可以進步。


落花 | 27th May 2012, 00:38 | 信手拈來 | (46 Reads)

 生命之所以美好並不是擁有最美好的東西,而是有人可以和你一同分享那些美好。

「Sometimes I think that it would be nice to have someone with whom to share this life. For Example, as I was looking down on Paris from atop a skyscraper, I wanted to say to someone: "It's beautiful, isn't it?" But there isn't anyone.」

By Paris, je T'aime (2006) - 14e Arrondissement

 (閱讀全文)

落花 | 24th May 2012, 03:44 | 信手拈來 | (34 Reads)

心動的感覺,大概就像是遇上一陣晚來的秋風,撫摸著每一吋的肌膚,皮膚微微起疙瘩。

又或者,在黃葉鋪滿地的某個國度獨個兒看風景,在開口想說:「好美啊。」的時刻,一轉身,便看見你的身影。

心動,也許是,在遙遠的國度,穿越了時差,穿越了距離,明明很遙遠,卻感覺對方如此的接近。

有沒有這樣的一個人,讓你心動了呢。


落花 | 22nd May 2012, 16:36 | 賣笑記 | (47 Reads)

公司好像就快要破產了,歐洲的經濟真的差得很要緊。只是沒想到這麼大一家公司,也會有這樣的一天,證明這世界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

好友下個月就辭職,他早前問我要不要跟他一起去新加坡,他新加坡的舊公司請人,他說我去應該是沒問題。不過才前幾天的事情,我當下還嫌他問這麼無聊的問題,因為他去新加坡是為了追回那個男人。而我幹嘛無端端的要去新加坡?而且,去新加坡的那公司,一去便至少便是兩年。在那樣的城市生活兩年,對我來講,實在太久。

早上醒來,便收到公司重組兼賣掉資產的消息,雖則公司強調此舉不會影響我們這部份的員工,但我覺得還是做好心理準備的好。

 (閱讀全文)

落花 | 20th May 2012, 03:44 | 瑣事 | (35 Reads)

睡不著,點著昏暗的檯燈,躺在床上,抱著雙腳,聽著這首歌。

是不是習慣了這樣寧靜的深夜,所以才未眠呢。


落花 | 20th May 2012, 01:14 | 信手拈來 | (25 Reads)

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要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

如果這是一場約定的話,那麼會是怎樣的緣分,才能在茫茫人海中,偶然遇見?


落花 | 18th May 2012, 23:52 | 瑣事 | (20 Reads)

奇怪,心情竟然有些失落。

到了這個年紀,怎麼看人看事的技巧還是這般差。

大概凡事還是不要想像得太美好,否則,便要有承受得落空的心理準備。


落花 | 18th May 2012, 16:06 | 瑣事 | (18 Reads)

學生考完升中試,李太太打電話來給我報喜,有兩家BAND 1頭的名校收了他。聽罷,滿心安慰。該買份禮物獎勵一下他了。

我也算是看著他長大吧,剛教他的時候,他才讀小二還是小三,而我才剛剛大學畢業。才幾年間的時間,他便從那個愛在下課後跟我玩成語接龍,愛聽我講神話故事的天真小孩,變成如今這個高大,愛辯駁,又有點反叛的少年。所幸的是,他很聽我話,即使我的那些故事不再吸引他了。

 (閱讀全文)

落花 | 16th May 2012, 18:27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23 Reads)

我:「彈首歌給我聽吧。」

他:「好,想聽什麼歌?」

「這一首。」於是,我拿起桌上的圓梳扮起咪,對著他深情的唱了下面這首歌。

聽罷,他笑了笑,揭起琴蓋,無須思索,便流暢的彈奏了起來,一個音都沒有錯。

然後,我看著他,認真的問:「如果有女人在你面前赤裸,你可會有反應?」

他思索了一會,然後說:「如果她挑逗我的話,應該會吧。」接著,一臉曖昧笑著的看著我:「你想要試試看嗎?嘿嘿。」

我白了他一眼,繼而說:「我喜歡直男!」他聽完哈哈大笑。

「你真的決定要回新加坡嗎?」我問。他點了點頭。我靠在他的肩膀上,嘆了口氣:「可是,我會不捨得你。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不希望你受傷害。我不覺得你回去能夠挽回些什麼,因為我知道你男友跟我是同類型的人,說了分手,放下了的,就只會往前看,絕對不會回頭。但是我知道,你若不回去是不會死心的。但是你要記住,不要為了對方放棄一切,再愛也好,都要留三分給自己。戀愛無須把一切都豁出去,要為自己留一條後路。他日你要回頭,才不至於什麼都沒有。」「作為好朋友,我希望你開心。如果你覺得回去新加坡會比現在更開心的話,那你就去吧。」

我們的人生,無時不刻的在上演著相遇與分離。七月我們約好去歐洲旅行,也算是一種告別吧。我想去希臘,他搖了搖頭對我說:「那是個太浪漫的地方,留著跟你的男朋友或者老公去吧。」聽完,我點了點頭,說好。


落花 | 16th May 2012, 02:45 | 瑣事 | (27 Reads)

深夜,在回港的飛機上,所有人都沉睡了。飛機平穩的飛行著,突然之間,一陣晴空亂流突如其來,機身不停的搖晃。我剛好站著,整個人差點飛出去,幸好他在旁,一把我拉回座位上。

扣好安全帶後的我還驚魂未定,他坐在我旁邊,緊緊的抓住我的手。我看著他,一臉的慘白,然後問他:「怎麼辦?我們會不會就這樣死掉?」他笑著說:「放心,我們不會有事的。」我緊緊的拉著他說:「為甚麼你都不怕死?」他的手緊緊的拉著我的手,然後一直笑著安撫著我。

搭過飛機無數次,從未如此驚嚇過,像是坐了一程的過山車,當下腦袋一片空白,以為會就此死掉。幸好他在旁一直安慰著我,那雙手強而有力。

終於平安無事下了機,一直以為不需要活得太老,六十歲就可乘鶴西去。但原來,當我面對死亡的時候,竟是如此的害怕。大概是,仍有許多事未做,仍有許多留戀的人,仍有許多的不捨。


落花 | 13th May 2012, 03:08 | 瑣事 | (50 Reads)

某日,臨出門之前,母親問我,是否有把照片放上網。她問得我一頭霧水,我也奇怪為甚麼母親從來不會用電腦,更不會上網,怎麼會這樣問。

於是她告訴我,她的一個同事的女兒,有一天拿了一張照片給她母親看,對她母親說:「你看這個女生,長得很像韓國人,我超喜歡她啊。」她母親一看那照片,大吃一驚,對她女兒說:「這是我同事的女兒啊,我在她哥哥的婚禮上見過她。」然後這個同事,就把她女兒給她看的照片拿給我母親看,因為照片中的人是我。

我聽完哈哈大笑,然後問母親:「你確定你沒認錯人?相中人真的是我?」母親白了我一眼,說:「我連自己的女兒都會認錯嗎?而且就算我老眼昏花,總不會連我同事也看錯吧?」

於是我想了又想,以我如此保守的性格,照片絕不可能外流,我的確是有把照片放上FB,但是我FB上的朋友全部都是私底下認識的人,並無陌生人。而且,母親同事的女兒才讀中五,年齡大概是十七歲,我FB上並無這個年齡層的朋友。年紀最小的那個是我大學年代教過的學生,但她也都二十二歲了。

最詭異的是對我有興趣的居然是一個小女生?想了又想,難道真是人有相似,在同一個城市裡有個長得跟我很像的女生?


落花 | 8th May 2012, 21:28 | 瑣事 | (22 Reads)

「寵辱不驚,閒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漫隨天外雲卷雲舒。

睡醒,拉開窗簾,天氣竟如此的清朗。吃完午餐後,我坐在窗前看雲,托著腦袋,看著天空上那一大片的雲慢慢在我窗前飄過,還有那被風吹過,搖曳不停的樹。陽光均勻的灑在每個角落,十度的春天,在此處,已很溫暖。

一個人的屋子,安靜得有點心慌。這樣的天氣,是適合在戶外的咖啡店,曬著陽光,喝杯咖啡,與朋友閒聊,或是獨個兒看書。但路程有點遠,而我又不會開車,所以只好呆在家中。

在想,隔著大半個地球的另一端,那里的繁華,那里的擁擠,那里的人都努力辛苦的工作著,為前途,為事業,為金錢而忙碌。而這邊廂的我,卻在悠閒的看著雲發呆。想想,我的人生,大部分都是在發呆中渡過。中學的我,大學的我,而今工作的我。常常在想,其實我是不是一直都沒有變呢。

別人的成功,總是有他的理由,我從來都不妒忌。並非清高到視乎金錢如浮雲糞土,而是,我選擇一種讓自己活得比較輕鬆的生活方式。

Picture窗口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