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落花 | 18th Jul 2012, 12:54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145 Reads)

醫生:我決定年底要結婚了。

Priscilla:跟誰?

醫生:你啊

Priscilla:......

醫生:我房子買好了,也裝修完畢了。鑽石也買好了,只差你的指圍,就可以鑲上戒指。酒席我也問好了,最快也要一年後,但是我認識圓山飯店的高層,可以插隊,所以明年三月就可以擺酒席。(注:圓山飯店是台北最早的一家飯店,當年主要用來招呼國內外政要)還有,拍婚紗的公司我也找好了,就CH Wedding,這家婚紗店暫時是台灣最好的,婚紗照都拍得不錯。(注:CH wedding是台灣某個名模嫁給富二代後開的婚紗店,我好像幾年前看過她的報導,是一家很不錯的婚紗店)

Priscilla:......

醫生:細節上的事情,你喜歡些什麼,再跟我討論就好。

Priscilla後言:少有見到在籌辦婚禮中,男方會如此積極參予,且辦妥所有事宜。女方什麼都不用做,就坐享其成。因為男女大不同的關係,男人害怕結婚,是因為怕被綑綁,怕失去自由。而在參予籌辦婚禮的過程中,男方多半不積極,是因為他們的天性怕麻煩,而婚禮又是天底下最麻煩最瑣碎的事。女生卻往往樂於其中,因為她們從小便對婚姻有所憧憬,婚禮對於她們來說就是人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當女主角,當公主的機會。於是,大部分女生對婚禮都會很緊張。

我是天生怕麻煩的人,如果要我籌備一場婚禮一兩年之久,我寧願不搞婚禮,最簡單的旅行結婚。不宴客,不搞什麼接新娘,玩遊戲。因為,我從來都不想當公主。寧願簡簡單單,最重要是不要煩。

台灣跟香港不同的地方在於,台灣的男生較有責任感與家庭觀,一旦事業穩定後,就會進入人生的另一個階段,基本上做為女朋友的也不用三催四請也就會成婚。而在香港,我聽過太多逼婚的故事了,清一色都是女方逼男方結婚。大概我比較看得開,雖然到了這把年紀,仍覺得應該來的總會來,不來的亦不要去勉強。

一提到婚禮,就想到我這下半年有三個舊同學結婚!唉,還是努力轉錢最實際,怎麼大家都那麼愛擺酒席呢。


落花 | 12th Jul 2012, 04:11 | 信手拈來 | (43 Reads)

有些人習慣在回憶裡打轉,在如迷宮的回憶中遺失了自己,然後忘卻了外面的海闊天空。 我們都要相信,在人生的旅途中,每個人的終點站都不同,到站後,總要說再見。

但,我們總期望,沿路的風景有人能夠一同分享,有人能夠同你一起到達人生的終點站。我們總會遇到那麼一個人,除卻深深的緣分外,更多的其實是珍惜。因為幸福,從來都不是必然的。

幸福其實就是,帶著過去回憶中的美好,繼續期待人生的美好。


落花 | 5th Jul 2012, 00:21 | 雲遊四海 | (38 Reads)

聽著品冠的歌,很懷念台灣的人和事。過完這個忙碌的七月,八月大概可以閒下來。我大概會回台灣一趟,去台東探望林媽媽,順便上金針山看滿山遍野的金針。又或者去清境,上山住幾天,避開這裡的煩囂,就當作自己的慶生之旅。

快樂其實很容易,一切不過在於你如何選擇。

 


落花 | 1st Jul 2012, 01:23 | 信手拈來 | (123 Reads)

我有個自稱像吳彥祖的弟弟,他常常在家說外面的人說他長得很像吳彥祖,明示自己長得很帥云云。每次聽到這些,我總會毫不留情的白他一眼,然後叫他收皮。

向來知道他在外面很受女生歡迎,常常有人倒追(我才驚覺原來現在的女生都很主動?!),但二十幾年來看慣的面孔,就算再怎樣好看,看久也不過如是,何況他在外面自命瀟灑不凡,在家還不過是麻甩佬一名,不修邊幅,最醜的一面都給我看見,尤其是在爭廁所的時候。

他亦常常說我長得醜,我往往都會不屑一顧,彩你都傻。大概,就像他常常對我說他自己長得帥,很多人追的時候,我卻翻白眼,叫他閉嘴的感受一樣吧。

男人當中,他應該是算愛打扮的那群,常常出門的時候弄頭髮可以弄個半天,又要搭配衣服等等,我化個妝換個衣服也不過一個小時左右,他用的時間沒有比我少,所以我常常覺得他太姿整,這點也是我受不了他的地方。

然後當我看到吳彥祖的這張照片的時候,才驚覺他們倆真的長得很像,起碼有90%。也許是見得漂亮的人多的緣故,因此對漂亮的定義比較挑剔,真正讓我覺得長得好看的男人很少,吳彥祖是其中一個。

Picture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