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落花 | 20th Feb 2013, 02:27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117 Reads)

她那天晚上突然對我說:「我想跟我男朋友分手。」

捧著咖啡正要喝的我,凝住了,看著她問:「為甚麼?」

她攪拌著杯中的檸檬茶,這樣說:「我覺得我們不像彼此相愛的情侶,他工作常常很忙,我們有時候一個月還見面不到一次。我不知道他到底在幹嘛,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我越來越覺得,他其實沒有愛我。」

 (閱讀全文)

落花 | 19th Feb 2013, 00:15 | 瑣事 | (43 Reads)

喝了兩杯白酒,然後醉了。朋友嚇得連我去洗手間都陪在門口,大概是怕我掉進廁所,哈哈。送了我回家,看著我走進門口才離去。朋友是位很有風度的紳士,可惜個性太浪子,我在想到底什麼樣的女子才能夠讓他穩定下來呢。

他給我看了張照片,問:「這個如何?」我一看,哇,不得了,樣靚身材正。我笑嘻嘻的問「新女友?」他搖了搖頭:「不,她是個模特,我打算包養她。」我翻了翻白眼:「大哥,你單身耶,為甚麼不正正經經的拍拖呢?」他晃了晃手中的白酒,說:「用錢買得到的東西,為甚麼要浪費我的感情呢?」

也是,這世上最蠢的事莫過於你付出真心真意後,才發現原來對方要的原來不是你。


落花 | 18th Feb 2013, 00:43 | 瑣事 | (27 Reads)

二月真的實在太忙了,但卻不知道自己在忙些什麼。尤其是放假的這個星期,每天都有飯局約會朋友聚會,環境雖然熱鬧,感覺卻越格格不入。不知到底是心態老了還是真的老了,此刻的我只想待在家中,什麼都不做,哪裡都不去。

我想我真的累了。


落花 | 12th Feb 2013, 18:03 | 信手拈來 | (37 Reads)

某次工作,跟同事聊天,不知道聊到些什麼,同事問我:「你男友最近怎樣?」我停了三秒,然後說:「我猜他應該過得很好吧。」「猜?應該?」同事一臉的疑問。「我跟他分手了,沒有聯繫了,所以也不知道他近況如何。」我淡淡的回答。

同事聽完,下巴都快掉下來了,她一臉驚訝的看著我:「怎麼會?你們那麼合襯,看起來又那麼甜蜜。發生什麼事?他對你不好還是劈腿?」

我連忙搖頭說:「不不不,他是個非常好的gentleman,對我也很好,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我的事情。只是,我們選擇的生活方式不同,既然緣份已盡,就好好的說再見。」

「你真的很豁達。」同事這樣說。然後我笑了,其實我也有我的執著。做人多積口德,多想別人的好處,多感恩,多感謝,你會發現這世界其實很美好。

往後的那個月,每次工作都不約而同的有同事問及我的男友。不厭其煩的重複了N次:「是的,我們分手了。」覺得這樣重複下去也不是辦法。

於是我在FB上寫下這一段文字:「各位親朋好友,我跟D已經正式和平的分手了,從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P.S.你們當中誰暗戀我的,還不趕快趁機出來招認了!」

這段文字引來無數笑聲,這樣開心的結束,不是更好嗎。


落花 | 12th Feb 2013, 04:12 | 瑣事 | (73 Reads)

K從新加坡回香港,我們大概已有半年沒有見面了吧。曾經以為半年很長,但就在一覺醒來的瞬間,原來已過了半年。

第二天晚上他來機場送我機,我坐在咖啡店的角落如常喝著溫熱的Latte,他一來便坐在我的對面,然後牽著我的手說:「喵喵,好久不見了,你好嗎?」我抬頭只見那張熟悉的面孔對著我笑。

「我很好。你呢?」我握著他的手笑著說。

 (閱讀全文)

落花 | 10th Feb 2013, 07:18 | 瑣事 | (28 Reads)

在下雪的街上跑著、笑著、鬧著。在伴隨著煙火的晚上渡過了龍年的最後一個晚上。站在最頂樓的餐廳,喝著香檳,微醺的看著窗外那如詩般的雪景,今年的年三十晚很特別。

渡過了這樣一個開心而難忘的晚上,謝謝,今晚我真的超開心。


落花 | 3rd Feb 2013, 18:21 | 信手拈來 | (38 Reads)

一向都有看副刊文章的習慣,看到了高慧然的想租一隻女鬼,看罷覺得有點意思,但過後也沒有在意。其後,前一兩天我搭著電車去中還辦點事,坐在我隔壁有一對上了年紀的老人,老太太滔滔不絕的對老先生講著些事情,沒有刻意去偷聽,就那樣很自然的聽到了他們的對話,講的正正是租個女鬼的故事。

我當時心裡想:沒想到這老人家也會看副刊的文章,還那麼有興趣。想不到高慧然的文章老中青都看。然後聽著聽著,越聽越不對勁,怎麼講得是租個女鬼,但主角好像不一樣呢?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