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落花 | 29th Mar 2013, 23:11 | 瑣事 | (49 Reads)

因工作關係,這裡不會再寫了,若想聯繫我的話歡迎寫信,信我還是會看的。

天下有不散之筵席,總要說再見的:)


落花 | 28th Mar 2013, 11:16 | 瑣事 | (78 Reads)

在因緣際和之下,認識了某個當脊骨神經科醫生朋友,認識之後,他告訴我:「你一定奇怪為甚麼我會來主動認識你吧。」本來不奇怪的,社交生活,認識男男女女本來就很平常,而且年紀越大越覺得應該多認識朋友。可是他這麼一講,我就覺得奇怪了。他繼續說下去:「其實我主動認識你,是因為當你還在XX工作的時候我們見過面了。」這下,真的勾起我的好奇心了。

XX是我從前工作過的本地最大航空公司,我離職已經快三年了,實在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遇到故人。最邪門的是,我想了好久都想不起在哪裡遇過這個人。難道我曾經受傷看過他?可是沒有理由我受過傷看過脊醫我會不記得,更何況,對方那麼年輕。隔了這麼久,人家還記得我,我不好意思直接問他我們到底在什麼場合見過面。但想來想去,實在沒有印象,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認錯人。又或者是,有另一個長得跟我很像又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的女生。


落花 | 28th Mar 2013, 01:58 | 吃喝玩樂 | (129 Reads)

在滑雪季節即將結束的最後一個月,我跑去了北歐滑雪。聽起來很像是昂貴的活動,在此地卻尋常得很。這裡的小孩,三歲便開始學滑雪,而滑雪也是學校必教的課程之一。去滑雪其實只是平民的活動而已,所以收費也沒有很貴,再加上當地政府的資助,就更加便宜了。

以我外國人的身分為例,買一張三小時的pass大概是30歐,再租一套滑雪裝備,也是30歐。因為我是初學者的關係,所以請了個私人教練,一對一教我,一個半小時的課程也才66歐,對於在這樣消費水平極高的北歐國家,我覺得66歐一個半小時時實是很便宜。香港我沒有學過,但估計不比在北歐學便宜。

第一次玩,不斷的跌到,這個玩意的開頭大概就是學會怎麼跌。這裡的小孩都超厲害,才三四歲而已,滑雪滑得會飛似的,我看得目瞪口呆,第一次覺得那些長得不怎麼樣的北歐人超有型。我跌坐在雪地爬不起來的時候,經過的人都會跑來扶我一把,這裡的人很善良也很單純。那麼大的一個滑雪場,只有兩個香港人,一個是我一個是我朋友,而滑得最爛的是我,雖然不斷的跌倒,滑得遠遠不如一個三歲小孩,可是他們卻沒有一個人笑我,只不斷的跟我說第一次是這樣的,不要緊。我開始,有點不捨得這裡的人。

最後,拐著回家,發現原來鞋子沒扣緊,所以跌到的時候扭傷了腳,腫得像豬頭,但真的超好玩。剛好是冬季末,這裡的商店都大減價,趁機買了套滑雪服,外套加褲子才不過100歐,比在香港買便宜許多。滑雪季節大概還有兩三個星期就結束了,四月中剛好還可以去最後一次,那時候腳傷大概也好了。總結經驗,玩滑雪的秘訣大概就是不怕跌,只要你不怕跌,玩多幾次掌握了技巧也就得心應手了。

發現,自己越來越自己學習新的東西,然後在學習的過程中讓自己不斷的進步。越來越發現世界之大,也越顯得自己的渺小,人生大概就是一場不斷學習的過程。

Picture


落花 | 22nd Mar 2013, 16:17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46 Reads)

正當我打扮妥當,準備出門的時候,C傳來一條短訊:「你出門了沒?」

我回:「沒有,還在家。」

他:「那好,先不要出門,我現在來接你,20分鐘後到你樓下。」

這男人真奇怪,我心裡納悶著。這樣回他:「不必麻煩,我下樓便有車到中環,我自己去就可以了。」老實說,我其實一點都不在意接送的問題,即使是男友我都從不要求對方接送,更何況他不是。而且,我的確認為我在樓下搭車真的很方便。

「不麻煩,我現在已經開車前來了,總之,等我。」

既然如此,也不必再推卻了。做人的藝術,大概就是要懂得在何時要拒絕又在何時要妥協。

上了車後,我說:「最近不是忙著談戀愛嗎,怎麼還有空來接我?」他淡然的回我:「分手了。」

「分手了?」我下巴差點掉了下來,才在一起多久?我收回那副驚訝的模樣,看看他,絲毫沒事,從容而淡定,完全不像一個失戀的人。在他身上,我看到更許男人的天性。男人都是活在當下的動物,他們用理性思考,用理性決定一段感情的去留,在他們的世界裡,感情大概是一盤數,這盤數其實不難計算,不過只是加加減減,等總數等於零的時候,便是分手的時候。不必留戀,因為他們不會經營一盤虧損的生意。這跟女人不同,女人的世界,經營生意的時候即使明知道那盤生意有所虧損,仍會因為經營久了有感情而不捨得結束。

當你在怪責對方怎麼一點良心都沒有,分手後還能夠風流自在的時候,請好好的了解男人的天性。

越發,我覺得自己骨子裡越來越像個男人。


落花 | 21st Mar 2013, 15:03 | Priscilla之戀愛觀 | (51 Reads)

第一次約好吃飯,C沒有來接我。讓我覺得有點奇怪,過去的那些年,每逢約吃飯看電影甚至旅行,C都會來我家樓下接我,且送我回家,但最近這次竟然沒有。

本來沒有就沒有,於我而言也沒什麼所謂,而且我一直以來都認為C管接管送是因為他開車順便而已,而雖則不順路但他又不在意那點的油錢。大概是這麼多年來C都會做這樣一個動作,讓我習以為常,突然間不做了,倒覺得奇怪了。由此可見人性,本來人家一直對你很好,漸漸的你就會以為這種好是理所當然,而忘記了其實人家不是非得要對你好。這世界,沒有什麼是理所當然的。

我想,C大概是跟那個模特打得火熱吧?我曾對他說,既然戀愛,就認真點。但C不相信女人,不相信感情,只相信錢。或者應該這樣講,在C的世界裡,又或者在許多人的世界裡,錢是實實在在可以控制得到,掌握得到的東西,而感情則是一種虛無縹緲的東西,看不到也捉不住。所以,大多的人都選擇相信眼睛看得到的東西,而從來不會用心去感受。

寫到這裡,我想起了他。我想,這世界上最沒有安全感的人,便是最相信錢的人。因為除了錢以外,他們誰也不信。而最諷刺的是,他們在不相信愛的同時,其實心底深處卻渴望被愛。


落花 | 6th Mar 2013, 00:58 | 信手拈來 | (48 Reads)

她失戀了,在結束那段感情之後,她發現自己越發看通了某些事,在痛徹心扉之後領悟到人與人之間,走到最後還是會分開,無論跟誰,無論以何種方式。

就在這個時候,他出現了。沒有一見鍾情的心動,沒有動魄驚心的過程。他們在一起了,正式拍拖的那一天,他便求婚了:「嫁給我好嗎?」她看著他,眼神裡沒有絲毫的驚訝,一切彷彿那麼自然,她笑著點了點頭,淡然的回了句:「好。」

於是,在謝絕了所有的繁文縟節後,他們去了葉謝鄧律師樓,簡單的註了冊。然後,他們成了正式的夫妻。他對她說:「辭職吧,我不是叫你呆在家,而是去做你一直想做的事情,去實現你的夢想。」於是,她辭了職,終於可以雙腳著地,不用再遊走於地球的兩端。

他們決定去旅行同時補辦個簡單的婚禮,,邀請了一些親朋好友,地點在風和日麗的關島。

故事聽起來很不思議是吧,但它卻無比的真實,真實到連我也覺得好不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