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落花 | 22nd Jul 2010, 16:41 | 癡人說夢系列 | (65 Reads)

我記憶中有一條橋,不知道它叫什麼名字,也不知道它在哪裡。

黃昏的時候,他架著車,沿著海邊細細的開。我倒在副座上沉沉的睡了,醒來時張開眼睛,看見身旁的他專注的開著車,斜陽落在他身上,發著金色的光芒。車上播放著音樂,那是我曾經提過得一個很冷門音樂家的作品,我找了很多家唱片行都找不到,後來去了台灣一家二手唱片店,才買到。

我托著腮側側的看著他開車時的模樣,直到他把車停在路邊。我閉上眼睛假裝睡著,他輕輕的拍醒了我:"起來了,太陽快要下山了,再晚點便看不到了。"我張開眼睛,只見他笑著看著我。

下車後,他帶著我走了一小段路,然後說:"這裡是本市看日落最漂亮的地方,這條橋的盡頭也是晚上看星星最好的地方。"說完,他坐在橋的一邊,然後拍拍身邊的石板,示意我也坐下。看著太陽從紅得刺眼,再慢慢轉淡,從高高懸掛在半空中,再慢慢的落下來,不消十幾分鐘,便落入海的另一邊了。在沉落的一刻,綻放著最後的光芒,染紅了海的那一邊。

"好美"我看得發呆,他笑了笑。忽而海面捲起一層浪,朝著這邊打過來。他站了起來:"該走了,天黑了。"我轉過頭去,看著他問:"你以前的故事是從這裡開始的,對嗎?"他笑了笑,沒有回答,轉身走去拿車。我跟在後面,轉頭再望了望橋的盡頭,有一汪新月從海平面上浮起。"我的故事會不會也從這裡開始呢。"

那一年的夏天是我見過他的最後一次。其後,他便在這個世界上像空氣般的蒸發了。他的電話停了,住址也搬了。而最後得到的消息是從他的工作室得知的,他們說他去了南極做研究,沒有人知道他的聯繫。

我收拾好了行李,拿著回程的機票,準備回家了。而那條橋,我問了許多的人,無論怎麼的形容,都沒有人知道它在哪裡。又或者,它只不過南柯一夢罷了,從來都不曾存在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