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落花 | 31st Jul 2010, 22:12 | 癡人說夢系列 | (96 Reads)

八月了,而夏天似乎一直都沒有離開過。

我從門前的相思樹上取下發黃了的晴天公仔,替它換上新裝,潔白的棉布在陽光下顯得特別明亮。我取來一隻黑色筆,畫上它笑得無比燦爛的眼睛嘴巴。再用亞麻繩把它系好,脖子上掛著一顆銀色的風鈴。然後爬上木梯,把它掛在高高的樹椏上。

我用手輕輕的拭去額頭上的汗珠,呼了一口氣。抬頭看這棵在此地生了根的相思樹,今年夏天它長得特別茂盛,枝椏上都密密麻麻的長滿了深綠色的葉子。偶而風一吹過,抖落了幾片枯黃了樹葉,葉與葉之間磨擦發出沙沙的聲響,還有傳來清脆的風鈴聲,像一首合奏的交響曲。看著那笑得毫無雜質的晴天公仔,我也似乎被感染了。我依偎在樹旁,感受著那吹來的陣陣微涼的風,眺望著不遠處的那座木橋。這時,傳來一陣喇叭響聲,打斷了我的思緒,我隨著聲響的方向望去,只見小書從一架貨車上下來,往我這邊跑來。

"八月姐,我鄰居要移民,留下一座鋼琴,我把它撿回來了,我想放在酒吧里正好。一來你可以用來消遣解悶,二來可以彈給客人聽。"只見他氣喘吁吁的,一臉興奮的模樣。

"可是,我已經很久都沒有彈琴了,都生疏了,也不好擺上檯面見人了。"我倒了杯水給他:"看你上氣不接下去的樣子,先喝杯水吧。"他把水一口氣喝完,然後用手抹了抹嘴:"可是我見過你以前代表學校出去比賽的相片。"

"哈哈,那是我讀書時候的事情了,咸豐年代的事情你若不提我還都忘了呢。""沒關係沒關係,生疏了多練練就能上手的。而且我已經找調音師把音調好了。"見他盛意拳拳的樣子,我只好說:"好吧,你放在窗口邊的位置吧,反正那個位置也是空著。"

開始入夜了,大家張羅好了晚上的準備工作。我忙了一陣子,閒了下來,走到小書送來的鋼琴邊,坐下來,打開了琴蓋。過了一會,身邊站了一個人。我停下來,抬頭看,是一個女生。她看著我說:"舒伯特的小夜曲。"我點了點頭問:"喜歡嗎?"她臉上帶著笑說:"你彈得很好。"我搖了搖頭:"上一次彈這首曲子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了,時間過得真快啊,如今早已不如從前了。"她端詳了我一會,說:"你看起來很年輕,不像你說的那麼蒼老。而且,為甚麼要戴著面紗呢?"我笑了:"蒼老與年輕並不是對立的,人的眼睛所看到的,只是事情的部分而非全部。至於面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這塊面紗之下就是我的秘密。"

說完,我便回到角落的圓桌上,示意她過來,"要不要坐下來喝一杯?"我問。她坐在了我對面,並不回答。看著我桌上的塔羅牌問:"你會占卜?"我回答:"略懂一二。"她繼續說:"可否替我占一卦?"我說:"當然可以。"

"你要問些甚麼呢?""自身。""好。"

我把塔羅牌放在手心上,默念了一下,然後遞給了她:"你把牌洗一下,心中想著你要問的的問題,一直洗牌洗到你覺得可以了就停。"她洗好了牌,看著我。"好,現在你再把牌分成三份,再重疊起來。"她照做了,然後把牌遞給了我。我把牌分成了幾份,再攤開,直到所需的牌都放檯面上後便停下來。看著桌上的牌,我凝思了一會。然後抬頭看著這個坐在我對面的女孩子。

她長得十分清秀,臉部的線條很柔和,五官也很細緻。並不是那種第一眼便讓人驚艷的類型,而是很自然,讓人看起來感覺很舒服。她托著腮,一頭微捲的長髮自然的垂落在胸前,微微的低著頭,像是一朵盛開的白茶花。

我看著她說:"你是一個很守禮教很守規矩的人,很有同理心,總是會為別人著想多,然後才考慮自己。不過,依照牌面來看,你現在的狀況並不是很好。看,這是張月亮牌,代表你並不開心,而且這種困擾感纏繞了你很久。特別是最近這段時間,你的壓力很大,甚至為某些事情而導致失眠。"她聽到這裡,呆了幾秒。然後揮手招來了夥計:"請給我一杯威士忌加冰。"然後看著我說:"來到這里,總不能不光顧。"

小書送來了威士忌,還有一杯綠茶。威士忌給了她,而綠茶則遞給了我。"你喝茶?"她問,我回答:"是的,我不喝酒。"她一臉的疑惑:"你不喝酒?一個經營酒吧的人竟然不會喝酒?"我笑了:"因為來這裡的客人都是為了買醉,所以作為老闆的只能時刻保持清醒。況且,酒精只會讓人更加脆弱。"

她低著頭,手里轉動著杯子,然後輕輕的抿了一小口。接著放下杯子對我說:"我快要結婚了。""結婚?""是的,下個月的今天。"我看著她,只見她的眼光放在遠處,毫無焦點,似乎在想些甚麼,又似乎甚麼也沒想,處於一種放空的狀態。我喝了喝一口綠茶,正了正身子,對她說:"可是,我絲毫看不到你有一種待嫁中的光芒。既無新娘子的光采與喜悅,甚至我也看不出你有期待。"

她愣了愣,摸了摸自己的臉龐,說:"真有那麼明顯嗎?"我點了點頭:"在你臉上,我看到的只有失落,還有...哀愁。"我停頓了一下:"這樣吧,我再幫你占一掛,看看你們這段關係如何吧。"她沒有說些什麼,只點了點頭。重覆了洗牌的動作,接著再抽出幾張牌。我看著桌上的牌,皺著眉。

"恕我直言。""但說無妨"

"你是一個對愛情充滿希望,充滿幻想與期待又浪漫的人。而你身邊的那位,卻是毫無生活情趣,不解風情又沉悶的人。而你,在這段關係中並不快樂,甚至可以說不滿。但是,你卻一直在忍,因為你是個很為別人著想的人,寧願自己啞忍,也不去爭取自己的幸福。"她微微笑了一下,嘆了口氣,又喝了一口酒。我再讓她洗一次牌,叫她抽出四張牌。

看著那四張牌,我搖了搖頭,問:"你是不是總是顧著別人的感受,卻從不理會自己呢?我在牌面上看到的,是你在犧牲自己,去成就一段讓你不快樂的關係。沒錯,對方會是一個好老公,也深愛著你,按照事情的發展,你做不出絕情,所以會嫁給他,但是你並不會快樂,而是一直忍受下去。如果你希望你的將來是這樣的話,那麼你可以繼續嫁給他。"

說到這里,只見她雙眼發紅,淚水在眼框內打轉,在燈光下,她的眼睛上閃著光芒。我伸手遞給她一張紙巾,她搖了搖頭說:"我已經很久不哭了。"然後深呼吸了一下,繼續說下去:"我不能離開他,因為是我欠了他的,我要對他負責任。"她停了停,淚水從眼角滑落下來。"那年的夏天,我去了山上渡假,離開的那天下了好大的雨。我一個人下不了山,於是打電話讓他來接我。他開著車,載著我沿著那彎彎曲曲的山路下來。半路中,山坡上的大樹倒了下來,正好壓在剛剛經過的我們的車子上。就在那一秒,他毫不猶豫的用身體擋著我,把我抱得緊緊的。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們被送去了醫院。我受了輕傷,而他卻沒有醒來。醫生說他的頭被重物擊中,還在危險期中。等到他醒來,我以為一切都雨過天晴,可是卻不然。他的腦袋里積壓了一塊瘀血,壓住他的腦神經。因為那塊瘀血,所以他經常會頭痛,常常會發脾氣,情緒也變得不穩定。自從他病了之後,我一直都在遷就他,生怕觸動了他的情緒。當他向我求婚的時候,我沒有辦法不答應,因為這是我欠他的。即使我一直想要結束這段讓我痛苦的關係,可是我做不出。我不能夠傷害他。"

我聽完,深深的嘆了口氣:"所以,你便選擇了傷害自己,賠上自己一生的幸福。""假如,撇除了責任這件事,如果不是你讓他生病的話,你會不會離開他?"

"會。"

"那麼,答案已經很明顯了。""人生有很多責任要負,包括自己的幸福,橫量其中輕重,你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懂嗎?"

我才一說完,只見她便倒在桌子上。我搖了搖頭,原來也是不會喝酒的,喝了兩口便倒下,居然還點那麼烈的。這時,桌子上的電話響了,是她的手機。看著醉倒在桌上的她,臉紅紅的模樣。我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幫她聽了電話。才一接通,便傳來對方焦急的聲音:"雁兒,雁兒,你在哪裡?怎麼這麼晚了還沒回家?我很擔心你。"等他說完,我才開口:"你好,我是小城故事酒吧的老闆,我叫八月,你的朋友,剛剛喝醉了,在我的酒吧里休息著。""啊,她從來都不喝酒的啊。我,我馬上過來,麻煩你先照顧她。"他說完便急忙掛線了。過了沒多久,便有一個三十歲上下的男人,行色匆匆的跑進來,四處張望。我想應該是他了,於是朝他招了招手,示意她在這邊。男人向我道完謝,便扶著她離去。

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想起她剛剛倒在桌子上,臉上掛著淚的模樣。輕嘆了一口氣,有種愛像一朵盛開的玫瑰花,枝梗上佈滿了刺。刺傷了別人,也刺傷了自己,成就那一片短暫而血紅的美麗。


所謂慢工出細貨,由於我趕著在明天去羅馬之前完成它,於是結尾寫得很倉促,沒有花筆墨描寫那個男的。而對白部份,原本可以寫得更細膩的,由於已經半夜了,神志開始不清,下筆亦太粗造。一鼓作氣,再而竭,三而衰。我該當天就完成它的。

如果你也有故事想賣給我的話,請用這個電郵聯繫我:ccamich@gmail.com


[1]

莫非這個女子.....有著令人心酸的小故事?

戴著面紗彈琴...莫非這女子來自中東...XDDD

SHinG
[引用] | 作者 SHinG | 2nd Aug 2010 01:52 | [舉報垃圾留言]

[2]

也許人生就是這樣....自己最喜歡的人未必會是跟自己共渡下半身的人.....

但比著我..我也覺得愛情不應該因為對方欠了什麼才一起....因為真的會太辛苦...沒有意思的...@@"

SHinG
[引用] | 作者 SHinG | 4th Aug 2010 12:18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