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落花 | 16th Jan 2011, 00:37 | 癡人說夢系列 | (120 Reads)

落花如夢淒迷

麝煙微

又是夕陽潛下小樓西

愁無限

消瘦盡

有誰知?

閒教玉籠鸚鵡念郎詩

我從夢中驚醒過來已是三更時分,屋裡一片的黑,四周安靜得只聽得見自己的呼吸聲音。我伸手摸沿著床頭的位置摸索著,找到了開關,點亮了床頭的檯燈。橘黃色的燈光從淺到深,慢慢的從米色的麻布燈罩里透出來。我瞇著眼睛,一時適應不了這突如其來的光線。過了幾分鐘,腦袋開始有點清醒,我才緩緩的張開了眼睛,掀開了被子,走到客廳沖了杯綠茶。

我雙手捧著杯中的綠茶取暖,整個身子陷入沙發中。「奇怪了,怎麼最近這幾晚都做同一個夢呢?」我看著床頭那盞檯燈,陷入了沈思。最近的這段時間,每晚睡覺總是會重複的做同一個夢,夢境有時很模糊,有時又很清晰,一直都只出現同一個場景,就是在一間大宅院內,還有一個女人,一個穿著旗袍的女人,身形修長,瘦瘦的。那個女人倚在宅院的大門邊,口裡喃喃的念著一首詞。我看不到她的樣子,只見她的背影,還有一把柔柔的聲音,念出納蘭先生的一首《相見歡》。

是不是白天看書太多了,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才把這首詞記得那麼清楚。我喃喃自語 ,然後又搖了搖頭,還是不要胡思亂想了。一口喝光了手中的茶,然後回到床上,繼續睡覺。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