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落花 | 20th Jan 2011, 02:08 | 癡人說夢系列 | (175 Reads)

『雲容,
她吞下所有毒藥的時候,口中呢喃著這兩句詩,淚從眼角輕輕的滑落。「等我,你要等我,我來了...」溫度漸漸的從她身體退去,她感到自己變得很輕很輕,輕得飄了起來。於是,她看見自己很安靜的睡在那里,臉上掛著一絲的笑容,沒有痛苦也沒有掙扎,那麼的安祥那麼的寧靜。

民國二十年,她剛滿十八歲,花一樣的年華。這一天是她離開修道院的日子,她轉身看著這座收留了她養育了她十八年的地方,有太多的不捨也有太多的回憶。她用手拭了拭滾落的眼淚,帶著僅有的幾件破衣裳,還有當年掛在她身上的銀鎖,便走邊回望。「終於還是要離開了」,她在心里默默的念著,「我會回來的,我會賺好多好多的錢回來找你們的。」

揮手告別了修道院,她就來到了城里。城里的一切對於她來說都是新鮮的,衣著光鮮胭脂塗抹的女人,穿著西服的男人,紅毛綠眼的洋人,會響喇叭的汽車,還有路邊在擺賣的熱鬧大小攤檔。她看得眼花撩亂,這一切是多麼的新奇,她一會跑這邊看看一會跑那邊看看。在街尾的地方有耍雜技的正在表演,她被熱鬧的叫喊聲給吸引了,背著那個破舊的包袱興高采烈的急著跑過去看。匆忙之下不小心撞到了一個人,對方跌倒在地上。

「哎唷,撞死我了,好痛...」被她撞倒的是一個五十來歲的老女人,跌坐在地上,一臉的痛苦狀。

「對不起對不起,大媽,有撞傷你嗎?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她扶起坐在地上的大媽,連忙的低頭道歉。

「哪裡來的野丫頭,走路不長眼嗎,真是的。」那個女人嘴里碎碎的念了幾句,然後便盯著她看。

「對不起大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您沒甚麼事吧?」她一臉的擔憂,想不到才剛到城里就闖禍了。

那個大媽站直了,用手捂著腰:「哎唷,我的腰,一定是剛剛跌倒給扭傷的。我這一大堆東西也不知道怎麼拿回去了。」

「我來我來。」她連忙撿起散落了一地的東西,攙扶著那個大媽說:「大媽,對不起,我沒有甚麼可以給你賠罪的,我來幫你把東西拿回家吧。」

於是她跟著這個女人來到了一間大宅,到了門口看見那間裝修得極具氣派的大屋,她獃住了。

「傻傻的站在這裡做甚麼,進去阿。」大媽推了推站在門口呆住的她。她幫大媽把東西放好後,問:「大媽,你還有甚麼要我幫忙做的嗎?」

「沒有了,你可以走了。」大媽揮了揮手,她笑著點了點頭正準備走,轉身的時候就聽到嘆氣聲。

「唉,那個小翠說走就走,過兩天老爺要回來了,這剩下我一個可怎麼忙得過來,唉。」

她止住了腳步,然後折回來:「大媽,你這裡是缺人嗎?」

「咦,你怎麼回來了?沒錯,我這裡是剛好缺人,你想幹麻?」

「大媽,如果你這裡缺人的話,你看看,我適合嗎?」她小心翼翼的說

「你?」大媽上下的打量著她,她長得很瘦小,看起來很單薄,穿著一件退了色的藍碎花布上衣,衣服已經很舊了,衣領袖口都磨損了。臉小小尖尖的,眼睛卻大而有神,而臉上總是掛著甜甜的微笑,笑起來的時候眼睛變得彎彎的,似乎會閃亮。

「你,有沒有十六歲?」大媽懷疑的問

「有有,我已經十八歲了。」她連連點頭

「嗯,長得挺標致的一個姑娘,不過實在是太瘦了,我這幹的可都是粗活,我怕你做不來。」大媽搖了搖頭

「做得來,做得來,你別看我長得瘦,我可是強壯得很,甚麼都能做的。以前在修道院幾十人的衣服都是我一個人挑水洗的,你看,我這手臂還練出了肌肉呢」她把袖子捲了起來,腰板挺得直直的,努力的想展示給大媽看。

「行了行了,你那點骨頭還叫有肉」大媽笑了:「好吧,我這也等人用,我看你也是能吃苦的孩子,那你就留在這里吧。」

聽到這里,她開心的跳了起來,拉著大媽的手直拽:「真的嗎?真的嗎?我真的可以留在這裡工作?」

「好了好了,你這丫頭,我這副老骨頭都要被你拽斷了。」大媽說:「我這的工作其實也很簡單,都是家務活,也就是收拾打掃的活兒。你呢,就吃這住這,每個月五個大洋,如何?」

「竟然有五個大洋那麼多」她張開了手指數了數,那可以給修道院的弟弟妹妹買好多吃跟穿的啊,她心裡竊喜著。

「我叫王媽,以後我吩咐你做甚麼你就跟著做好了。除了我跟你外,我們這裡還有個大成,他也是這裡的下人,負責幫老爺跑腿,有甚麼粗重的活也就他做。我們老爺在外地做生意,後天就要回來了,所以這幾天我們得把這裡給打掃乾淨,清理清理,知道了嗎?」

她連連點頭,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

接下來的兩天,她把王媽的工作都給搶來做,屋子上上下下打掃得乾乾淨凈。這天,王媽上街買菜去,她一個人在屋子里打掃。大廳靠窗口的位置擺放了一座鋼琴,她細心的擦了又擦。看著那被擦得發亮的鋼琴,她忍不住用手輕輕的觸碰,禁不住掀開蓋彈了起來。渾然不覺屋子里來了一個人,彈完後她把鋼琴蓋蓋好,又小心翼翼的重新擦了擦,看了看覺得滿意了,於是才點點頭,走開做別的事。在她轉身的時候,看到有一個年約三十歲的男人站在廳中間看著她。她退後了幾步嚇了一跳:「你,你是誰?怎麼進來的?」

男人臉上掛著笑意說:「這好像應該是我問你的吧,你在我家彈我的鋼琴,還問我是誰?」

這時她才恍然大悟:「啊,啊,你,你是老爺,對不起對不起,老爺,我,我..」

「慢慢說,別緊張,你是誰?怎麼會在這裡呢?」男人走到沙發前坐了下來,溫和的問道

「我,我..我是王媽新請來的女傭。」她低著頭,手扯著衣角,小聲的說

「哦,原來是王媽新請的,怪不得以前沒見過你呢,那你叫甚麼名字呢?」

「我叫花想容」她依舊低著頭,小聲回答

「花想容...」「雲 。」男人口里念念有詞「李白的清平調,如此詩意的名字是你父母取的嗎?」

「不,這是撿我回來的修女幫我取的。」她搖了搖頭

「撿?修女?」男人滿臉的疑問

她點了點頭說:「我是個孤兒,十八年前的一個大雪的冬天,我被丟棄在城郊一間修道院的門口,是徐修女把我給撿回去的。我們的修道院收留了很多像我一樣被人丟棄的孤兒,但是修女們對我們很好。特別是徐修女,她教會我讀書識字,還彈得一手好鋼琴,我從小就喜歡呆在徐修女的身邊,所以她也教我彈鋼琴。」說起修道院她的眼睛都在發光,臉上總是掛著燦爛的笑容,似乎孤兒的身世對她來說沒有絲毫的影響。

男人看著她問:「你很喜歡鋼琴嗎?我剛剛看你彈得很專注,連我進來了也不發覺。」

她緊張得連忙說:「對不起,老爺,我知道我不應該亂碰您的東西。只是剛剛看見那架鋼琴讓我想起了徐修女,所以我忍不住就擅自去碰它。我以後都不會這樣做的,請您原諒我。」

男人笑了說:「別緊張,別擔心,我並不是要怪罪於你,只是覺得你剛才彈的那首曲子很好聽,好奇而已」

她咬著嘴唇,眼睛紅了:「那是徐修女最喜歡的一首曲子,也是她教會我的,沒有人再能彈得像她那麼動聽了,因為她已經過世了。」說到這里,原先在她臉上的神采消退了。

男人沉吟了一下:「原來是這樣......」「只是,既然你在修道院生活得那麼開心,為甚麼還要離開呢?」

她輕輕的說道:「因為我們修道院收留了很多的孤兒,但是我們並沒有足夠的善心人捐獻跟支持,修道院沒有足夠的資源支持不下去,只好規定凡滿十八歲的孤兒要離開出去獨立生活工作。我剛滿十八歲了,不能再給修道院負擔了,所以就能離開到城里來找工作,希望可以賺多點的錢可以幫助修道院。我跟院長還有弟弟妹妹們說了,等我賺了錢我就會回去找他們的。」說到這里,她臉上的神采又回來了。

「原來你已經十八歲了,我還以為你才十六歲呢。」男人打量了她一下然後說,「嗯,對了,你叫花想容吧,那我以後就叫你小容,如何?」

她笑著點了點頭說:「任憑老爺吩咐」

男人大笑,搖了搖頭:「老爺?這肯定是王媽教你這麼叫的吧?你看,我像個老爺嗎?」

她笑了笑搖頭回答:「一點都不像,剛開始王媽提起老爺的時候,我還以為您是......」說到這里她停住了

「以為我是個七八十歲的糟老頭吧?」男人笑著接住說

她害羞的笑了笑。

男人繼續說:「都甚麼年代了,都是王媽太拘泥於繁文辱節了,這聲老爺可把我給叫老了好幾十歲。我叫做方書帆,你若不介意就叫我書帆可以了。」

她直搖頭擺手說:「不不不,這怎麼可以呢,怎麼可以這麼尊卑不分直呼其名呢,老爺,這,這太沒禮貌了。」

男人臉上依然掛著笑說:「我在英國留學的時候,不管下人朋友長輩都是直呼其名的,可這一回中國還真的有點不習慣於這麼多的禮節上。好,我也不勉強你,不過別再叫我老爺,這實在礙耳。王媽年紀大改不過口來我也就隨她了,但是你可不要再讓我聽著難受了。」

「可這...那我應該怎麼稱呼呢...」她扭著衣角,面有難色,喃喃自語的,然後忽然想起了甚麼似的,便說:「那,我以後叫你做先生可以嗎?。」

方書帆笑了笑,點了點頭說:「好,先生總比老爺來得順耳,你以後就這樣叫好了。」「還有,不用怕我,以後說話要抬起頭來,知道嗎?」

她點了點頭,這才把頭抬高。方書帆看了她幾眼,說:「好了,你做你的事去吧,我先回書房了」

「是的,先生。」她看著方書帆漸漸離去的身影,心里很高興「看來先生是個好人,我真是好幸運,找到這麼好的工作,我一定要努力的幹活。」她心里默默的念著。

過了幾天,王媽把她叫過去,遞給她幾件新衣裳讓她穿上試試。她滿臉的疑惑問道:「王媽,這是?」

「這是老爺吩咐我給你做的幾件新衣裳,也對啦,你看看你身上的衣服都是破破爛爛的,也該做幾件新的了,以後在這做事也才不會失禮老爺。」王媽說

她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嘴巴張得大大的:「你......你是說這麼多件漂亮的新衣裳都是做給我的嗎?」

王媽白了她一眼:「你看你這是甚麼表情,好像沒見過新衣服似的,對,沒錯,這都是做給你的。」

聽到這里她開心得抱著王媽說:「這真的是給我的嗎?太好了,我太開心了,王媽你知道嗎?我們修道院的孤兒從來都沒有穿過新衣服,我們穿的都是別人不要的或者捐的舊衣服。這是我長這麼大第一次有自己的新衣服,而且還有這麼多,而且它們都好漂亮啊,真的太好了,我好高興啊」

王媽好不容易掙脫開她說:「你這孩子,就幾件不怎麼值錢的衣服就開心成這樣,真是的。」

她抱著衣服左拼右拼的,開心得都不捨得放手了。

「好了好了,快穿上試試看,要是不適合我得趕緊拿去裁縫那改呢。」王媽敲了一下她的頭說

這她才跑去把衣服換上,然後走出來,臉蛋因為興奮而變得紅彤彤的。王媽上下仔細的打量了她說:「嗯嗯,不錯不錯,換上新衣服果然不一樣,不說還以為是哪家的大小姐呢。」王媽嘆了口氣繼續說:「唉,你這孩子要是生在有爹有娘的家里,該是多惹人疼啊,看你為幾件新衣服就高興成這個,想必從小吃了不少苦的吧。」

她笑了笑拉著王媽的手說:「不苦不苦,一點都不苦,我覺得我是天下最幸運的人,在修道院有修女們疼,離開修道院來到這里又遇到好心的你跟先生,你們都對我好好,這一切都是上天給我的恩賜。」

王媽摸了摸她的頭笑了。

(待續)

2007年的爛尾之作,姑且看我能否把它完成。


[1]

期待你的作品呢...看看這個花想容最後在這家工作生活後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呢...

SHinG
[引用] | 作者 SHinG | 22nd Jan 2011 21:34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