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落花 | 2nd Feb 2011, 20:38 | 癡人說夢系列 | (92 Reads)

她倒坐在沙發上,一隻手托著半垂的腦袋,一隻手拿著高腳玻璃杯,盛著半杯的白酒,淺淺的黃色散發著葡萄的酒氣,她的臉泛著微微的紅,以為敵得過清醒,卻敵不過這杯中物。頭髮垂落在胸口,她動手撥了撥,然後細細的喝了一口,像是一個虔誠的信徒,那樣小心翼翼的,仔細的嚐著。可是感覺似乎失靈了,是苦是甜還是酸,她已分不清了。是食物的味道太濃了嗎,還是味蕾已經退化了,含在口中的酒一點味道都沒有,她只聞得到酒精的氣味,卻嚐不出任何味道來。

 

她帶著微微的醉意,走到了露台。居高臨下的看這晚的夜色,屋外的高樓街道每一處都亮著燈光,猶如宇宙中的繁星,那麼的多,那麼的亮。她閉上了雙眼,想像著在地球另一端的熱鬧,飄浮在空中,寫滿了心願與祝福的孔明燈;小孩們換上新衣在家門口互相追逐玩耍;五彩的煙火在空中綻放著,哪怕只是一瞬間的美麗;那掛滿紅燈籠的庭院,還有遠處傳來的鞭炮聲。想到這裡,她的嘴角泛起一絲的笑容。

這夜,又起了涼風。風鑽進她那粉紅的毛衣里,她覺得很冷,但臉上卻熱得像發燒似的。她退回了屋子里。

鑽進了洗手間,開了滿滿的熱水,蒸氣的白霧瀰漫著,她從鏡子里看不到自己,看不到真實的自己。所有不真實的人與事都用最真實的方式存活了下來,而所有真實的卻又那麼不真實的呈現著。那一秒,或者很多時候,她都分不清甚麼是真實甚麼是不真實。除了自己,還有每天醒來要面對的現實。

她沒有哭,可是低著頭眼淚就掉下來了,不需要預備,不用醞釀,更無須煽情。 眼淚劃過臉頰掉落在水中,沒有泛起漣漪,只是安靜的融入了其中。

原來再過幾個小時,2010年就成為了歷史,成為一段沒有記憶的過去。在那一刻,她的眼淚乾了。因為再過幾個小時,她就會變成一個失去了記憶的普通人。快樂的,痛苦的,都將隨著時間去到一個再也觸碰不到的世界。

人的感情需要沉澱,而遺忘需要時間。 她看著自己的雙手,輕輕的笑了。「這雙手雖小,但屬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