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落花 | 28th Mar 2011, 23:31 | 癡人說夢系列 | (93 Reads)

舊文一則,寫於遠古的高中年代。當時尚未看過武俠小說,一切皆憑空想像,毫無根據。

P.S.這是第一篇,我記得我總共寫了三篇,另外兩篇早已丟了。只當戲文看便可,不要太認真。


我是天劍,是當今權傾朝野的王尚書大人家的總管。也許沒多少人認識我,因為我必須掩飾好自己的身分,在這龍蛇混雜的江湖中,誰也不知道誰是下一個被殺的目標。

而除了這個身分外,我還有另一個讓人聞風喪膽的名號,那就是殺手山莊的頭號殺手。

自小,我就被殺手山莊的莊主赤足絳珠收養,然後培訓成為一等一的殺人高手,她雖然已經快百年高壽了,可是依然身輕如燕,一個眼神便能鎮壓住整個場面。我一直很佩服她,所以很努力練武,想得到她的賞識。皇天不負有心人,這麼多年,她一直很賞識我,,更讓我當上了殺手山莊的領頭。從此,我便向著我的目標---殺手山莊莊主的地位前進著。

今天,又是十五月圓的時刻。每到這個時候,莊主便會召集我們幾個出來商量下一個任務。這一晚,我很早的就來到烏龍院,這裡依然跟先前一般的安靜,靜得讓人發寒。如果沒有上乘一點功力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發覺,在這寒人的小院裡已經隱藏著另一個人了。

「斬龍決,我以為我是最先到來的,想不到你比我還早。」

「嘿嘿,天劍,想不到你的功力又進步了。我用絕招隱身大法還被你察覺了,不愧是頭號殺手。」

「斬龍決,你也不差。要不是剛好雲霧遮月,恐怕我也不發覺你在這。怎麼?宮中的事務還沒讓你煩著?還能如此冷靜的掛在這樹上思考?」

忽然風擦過我的身,斬龍決已經在我身邊了。他是出了名了冷酷跟來去無蹤,多日不見,武功跟內力都加深了。

沒多久,御蜂術、五氣朝元跟乾坤一鄧都出現了,他們都一如既往的冷漠。似乎,冷血是殺手必要的條件。而我們五人在莊主從小的培訓下,就算看著自己身上流出來的血,也早已無動於衷了。

又一次,月亮被雲霧遮住了。莊主已經站在烏龍院的門口了,披著長長的面紗背對著我們五個。黑暗中,我們都看不到彼此的表情,只能感受到莊主威嚴的氣息。

「見過莊主姥姥。」我們5個叩首向莊主致禮。

「嗯,你們幾個,近來可無恙?」

「秉告莊主姥姥,一切安然無恙。」

「嗯...雀兒...」她轉身示意身邊的婢女雀兒。

雀兒答應了一聲便把錦囊派給我們五個,然後說:「這是莊主姥姥給你們的五個目標,要在下個月的月滿之夜前辦好,就當是完成任務,否則後果你們應該很清楚的。」

五氣朝元輕蔑的冷笑了一聲說:「我何時有過完成不了的任務呢,不過,別人我可就不知道了。」

我斜斜的望了五氣朝元一下,大家各自接過錦囊便消失不見了。我倚在樹邊,打開錦囊一看: 「呵呵...原來是他...」

「月黑風高殺人夜」這是我們殺手山莊的代號.。只要有風的地方,我就很輕易的能潛入而讓人毫不發覺。今晚,風很大,是殺人的好機會。這莊苑裡,守衛森嚴,四處都有寺衛在巡邏。嘿嘿...看來,,我今天要殺的目標為人很謹慎,應該也得罪了不少人,才會如此守衛森嚴的保護自己。可惜,他知道的秘密太多了。當我潛入他房子里的時候,他還在摟著個女人呼呼的睡大覺,正是下手的好機會。

解決完他,傷口上一滴血也沒流出來,他的模樣很安祥,像是睡著了似的,隔壁的女伴還在打著呼嚕。而他---韋小寶,脖子上除了一道深且平滑的劍痕外,沒有任何的傷痕,我割下他的腦袋,這是我慣常的殺人手法---飛劍無血。

任務完成,我把頭髮交給了莊主姥姥,姥姥很滿意的對我說:「天劍,這次任務又有進步了,比上次乾淨俐落速度也快了。很好.,接下來就看他們四個的表現了。」

乾坤一鄧是我的師兄,比我早到殺手山莊好幾年,武功跟功力都不差,只可惜一直不被莊主姥姥所器重,原因只有一個---好色。雖然每次他都會完成任務,但只要對方是個美女,他殺人的時候就會特別的照顧,留她一條全屍。而他的慣常殺人手法就是用乾坤挪移掌,把對方的四肢震裂開,其程度能比美五馬分屍。所以,他在江湖上也有另一個稱號,叫「分屍人」。

而我,除了完成殺人的任務外。還有另一任務,就是跟蹤其他四個兄弟。我雖然不明白姥姥的安排,但是只要是姥姥下的命令,就算是自焚,我們也必須做到。

這幾天,我一直跟著他,發現他只在紅樓里跟花姑娘吃喝玩樂的,似乎完全忘了任務這麼一回事。我還發現一個秘密,,就是原來乾坤一鄧在西郊藏著一個女人,而這女人的身分很可疑,,我見他們的關係很親密,只可惜一直見不到樣子。到了限期的最後一天,我看見師兄醉眼朦朧的從紅樓走出來,然後忽然又變得很清醒,像是換了個人似的,渾身上下充斥著濃濃的殺氣,那眼神,很像姥姥。呵呵…果然是姥姥訓練出來的一等殺手。

以掩雷不迅耳的速度,他馬上用藏身大法把自己潛入一家大宅院。我一看,心想不妙,這回乾坤一鄧遇到高手了,因為這宅院的主人的武功不在他之下,甚至可能在他之上。看來姥姥的安排是有道理的,可能會有我該出手幫助的時候。嘿,,這傢伙,居然以真面目示人,我的視線緊緊的跟隨著他的每一個動作。

只見他鑽進了一個女子閨房,我有點擔心,難道這個時候他還要發揮色狼本性?這時,銀光一閃,手起刀落,在對方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解決掉了。只是,想不到,他會用劍。看來,美女對於他來說真是個致命的弱點。死掉的是阿紫,這個惡毒而狡猾的丫頭想不到就這樣死在他手裡。我剛開始還有點擔心他要對付的是喬峰,而原來喬峰沒在宅院裡。如果他在的話,這問題就棘手得很了。怪不得乾坤一鄧會呆到最後一天才行動,原來是在等待時機。

解決了阿紫後,乾坤一鄧坐在她身邊淫笑著。然後低下頭吻了她一下,再把阿紫穿的肚兜拉出來,收在身上。這家伙,始終死性不改,這是他殺美女後的慣常做法,留全屍,讓對方死得漂亮些。

嘿嘿…看來,這場殺手遊戲越來越刺激了。不到限期,誰都不知道下一個死的是誰.....


[1]

還以為會有姦屍戲。

謝天下
[引用] | 作者 謝天下 | 1st Sep 2011 09:41 | [舉報垃圾留言]



你想太多了,謝先生。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落花 | 2nd Sep 2011 2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