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落花 | 22nd Jul 2011, 03:27 | 癡人說夢系列, 博君一笑 | (494 Reads)

本故事純屬虛構

某日,與某君約會,如果那稱之為約會的話,因為我是無奈被逼著去的。地點,soho區某家鬼佬餐廳。人物,我以及某君。

我早到五分鐘,於是便先走進餐廳找了位置坐下。沒多久,門口便鑽出了個人影,五短身材,理了平頭,大橫間上衣,黑色西褲,金屬大扣皮帶,咖啡色涼鞋,內里穿了雙白色的襪子。腋下夾一黑色包包,手上戴著金光閃閃的不知道是真還是假的勞力士錶。我朝他揮了揮手,他才像是發現新大陸似的朝我的方向走來。

 

我臉上堆著笑容跟他打招呼:「吳總 」(入鄉隨俗,但凡是在國內企業工作的人,下至跟班small potato上至主管CEO,不分高低,我們通稱為總,姓王的叫王總,姓朱的叫朱總,姓張的叫張總。叫得多了,他們聽得也順了,辦事也就容易了。)

他坐下後,朝我笑了笑。這不笑還好,一笑便露出一口連漂白水都漂不白的黃牙。我假裝時運高,沒看到,繼續笑。他開口了:「 不要叫我吳總那麼見外嘛,叫我Daniel就好了。就是Daniel Wu的那個Daniel哦,吳彥祖你知道嗎?跟我同名ㄦ」他帶著一口濃濃的東北口音,尾音加上捲舌兼兒化。Daniel Wu!!我簡直覺得他汙辱了我心目中的完美男人,看著他那一身的打扮跟模樣,實在無法將他與Daniel這個名字聯想起來。頓時,我忍不住為普天下叫Daniel的男士們感到悲哀。

當我正不知道該怎麼接下話去的時候,剛好侍應走過來問我們需要點餐沒。打開餐牌,只有英文沒中文,我點了份牛肉千層麵,頭盤是凱薩沙律。然後抬頭看到吳總愁眉深鎖,面有難色,像是便秘了幾天的模樣。唔使問啊貴,他肯定看不懂那份餐牌。 本想讓他出一下醜的,但因為他是我們公司的客戶,讓他出醜的話,最後吃虧的還是我自己,而且我又想早點結束掉這頓飯局,否則光是點餐也不知道他要磨多久了。於是只好開口,讓他好下台。「是不是眼多撩亂,不知道吃甚麼好啊?不如試試這里的牛扒吧,做得不錯的。」他聽罷,連連點頭說好。於是,侍應便問他要幾成熟的。只見他想了幾秒,一臉的胸有成竹:「三成熟!」

三成熟?我有點懷疑的瞄了他一下,根據我多年與國內客戶相處的經驗,他們的習慣90%是吃中餐,而且一定要有飯吃才行。即使是吃西餐,也會問有沒米飯的。而且吃肉類的東西,多半是完全煮熟。三成熟,可說是血淋淋了,我不相信他的接受能力有那麼高。但看他一臉自信的樣子,我又不好潑他冷水。

在等上菜的空檔,我們便有的沒的聊了起來。他問我:「徐小姐,你有多高啊?」「五呎八九左右。就是大概174cm吧。」「哇,很少見香港女孩這麼高,長得這麼可愛又這麼高,不去當模特可真可惜啊。」我笑而不語。

「對啦,聽說你沒有男朋友啊。不知道你的擇偶條件是甚麼呢?」只見他貌似一臉害羞的問。

終於切入主題了,好,老娘也不跟你客氣了,我就專挑你沒有的來講。我正了正身子,甜甜的笑著說:「我這人可簡單了,選男朋友就只有三個字:高、帥、型 。」說完,我喝了口水,笑嘻嘻的看著他,想這下子你該知難而退了吧。誰知道,我才語畢,他便用力的拍了桌子一下,說:「這可巧了,你看,我不正符合條件嗎?」聽罷,我立馬用手摀住嘴巴,整整五秒,我才勉強把口中的水吞下去。那一刻,我差點噴他一臉的水,雖然當時我很想,但我是lady來著,lady是不能做這種有失儀態的事。對方見我一臉的尷尬,頭上恍如幾隻烏鴉飛過,於是便說:「just kidding,just kidding,哈哈哈。」

just kidding?我差點以為自己耳朵出問題,這可是我認識他這麼久以來,聽過的第一句成型的英文。「吳總,您真是幽默。」我陪笑著說。

「哎呀,別叫吳總那麼見外嘛,你看,咱們都是年輕人,我也不過三十左右而已,叫吳總都把我叫老了,就直呼英文名字吧。」 那一刻,我的下巴差點沒掉下來,眼前的這位仁兄除了笑起來臉上的皺紋猶如老虎狗般的多之外,那半頭雪花紛飛的白頭髮估計應該不是潮流興而去刻意染的吧。他那模樣,我敢打包票,沒五十也有四十。他居然以年輕人自居,還謊稱自己才三十左右。他像是看得出我不相信似的,於是只好說:「其實嘛,我這人長得是比較成熟點,都是當年下鄉去勞動的時候把人都捱老了。」下鄉勞動!!從這四個字便出賣了他的真實年齡,老娘可是熟讀中國歷史!知青下鄉是1970年的事,他沒有五十至少也有四十。

聰明的女人就是在適當的時候要裝傻,在生意未談成之前,我只好假裝一臉的無知,當自己是剛大學畢業的天真小羔羊,甚麼都不懂。他看著我雙眼失焦,一臉天真的模樣,非常滿意的沾沾自喜,以為自己的謊話天衣無縫。

「 對啦徐小姐,你的英文名字叫甚麼?」

「Priscilla,P-r-i-s-c-i-l-l-a」 我怕他聽不懂,所以拼給他聽。

「Ppp?」

「Priscilla」我重複。

「Pppr?」

「Priscilla」我再次重覆。

「Pppri?」

我覺得他在挑戰我的忍耐能力,我吸了口氣,決定放棄對牛彈琴,說:「皮西拉。」

「哦哦,皮西拉,早說嘛,這名字容易記。」

這個時候侍者上菜了,把那份血淋淋牛扒端在他面前。我盯著那份牛扒,有種不好的預感。

「餓死了,我不客氣啦。」說罷,他便動手切桌上的那份牛扒,然後便往嘴裡送。他一邊嚼著嘴中的牛肉,一邊對我咧嘴而笑,血紅的肉汁在他唇齒之間,再從嘴角滲落。當下,我腦里只有茹毛飲血這四字。

他嚼完嘴中的肉後,忽然面有難色,然後揮著手大喊:「服務員,服務員。」 此時,一菲籍女侍來到他跟前,問他甚麼事。吳總指著那盤被吃了一口的牛扒,用純正東北腔的普通話說:「你們是怎麼做生意的啊?我剛剛叫的是三成熟啊,你怎麼就給我生牛肉呢?這都還沒煮過的,能吃嗎這?」他完全無視於眼前的這位女侍是菲律賓人,繼續用他的普通話砲轟。可憐那女侍一臉的茫然,還一直:「sir, how can i help you?」的說。他們兩個,就在那里,一個用普通話投訴,一個用英文回應。

我實在看不下去,對吳總說:「吳總,我想恐怕是廚房弄錯了,沒事,讓我跟他們說說。」

「記住跟他們講,我要的是三成熟,不是沒煮熟喔。」

我連連點頭:「我知道,三成熟,這次包不會錯。」於是,我指著那盤牛扒轉身對女侍說:「well done,please!」女侍這才會意,點了點頭,就把那盤牛扒拿回廚房去了。

過了一會,女侍捧著那盤全熟的牛扒來到吳總面前遞給了他,吳總看了看盤子里的牛肉,再用刀叉切開,送一塊入口,非常認真的咀嚼起來。然後十分滿意的笑了笑,對我說:「對嘛,這才是三成熟嘛,這吃牛肉可是要這樣吃才對。」

這時,侍者才上我的牛肉千層麵,但我已經毫無胃口了。吳總忽然興致大發,拿著桌上的酒牌對我說:「皮西拉,難得今天有雅興,咱們喝點酒吧。」聽罷,我大驚,他可是東北人,別說我不會喝酒,就算會喝,陪他喝等於是送命。

「不不不,這兒沒賣高梁的。」性命攸關,我只好開口拒絕。

「沒關係啊 。」

「也不賣五糧液或古棉純。」

「我知道啊。」

「更沒有二窩頭。」

「你當我傻子嗎,這是西餐廳,咱們當然是喝紅酒囉。」

「可是這里沒有話梅提供。」我條件反射的回答他。

「沒關係,有雪碧就可以啦。」(注,國內流行喝紅酒要混雪碧喝再加顆話梅進去)

(待續)


[1]

hahah......笑死~你居然可以忍得住吞下去

寒星
[引用] | 作者 寒星 | 22nd Jul 2011 16:10 | [舉報垃圾留言]



能博君一笑,是我的榮幸:)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落花 | 23rd Jul 2011 01:36

[2]

「好,老娘也不跟你客氣了,我就專挑你沒有的來講。」

這句好!不著痕跡的拒絕!

不過如果對象真的是符合「高、帥、型」這3項條件,我有點好奇你會怎樣說....

「我要有一個長得有安全感的對象,不要太帥,最好有個『肚腩仔』,靠著軟綿綿的,很舒服......」我或許會這樣答,不過我怕到時我過不了自己那關,說不出口XD

Jade
[引用] | 作者 Jade | 23rd Jul 2011 01:32 | [舉報垃圾留言]



如果對方真的符合這三項條件的話,那還要想藉口拒絕嗎?
當然是立馬答應啦,哈哈哈。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落花 | 23rd Jul 2011 01:36

[3]

或者加粒葡萄, 就是傳說中的'葡萄氣酒'了! 你寫得這麼真實, 我怕我以後只會叫你做Pricilla 啊徐小姐...

路
[引用] | 作者 | 24th Jul 2011 13:30 | [舉報垃圾留言]



相信我,這真的是虛構的。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落花 | 25th Jul 2011 12:16

[4]

真是大開眼界。

謝天下
[引用] | 作者 謝天下 | 1st Sep 2011 09:36 | [舉報垃圾留言]



會嗎?我寫得不是太誇張阿。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落花 | 2nd Sep 2011 2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