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落花 | 2nd Sep 2011, 01:01 | 癡人說夢系列 | (133 Reads)

 2008年的舊作,有點長。其實我一直在想,有沒人會看小城故事系列呢。但其實也不太重要,我如此孤僻,寫的文字也不過為了娛己。可惜近年靈氣漸散,能寫的已不多。畢竟是凡夫俗子,終究要吃飯睡覺,現實的生活磨蝕了的,除了一身的稜角外,還有那引以為傲的靈魂。

 

人生總要學會妥協,敵不過的何妨隨波逐流。 


自從『小城故事』開業後,來的除了是小鎮里的鄉民,更多的都是匆匆的過客。他們,有的落寞,有的神采飛揚,有的沉默,有的健談。而在他們的背後,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故事。

 

初冬時分,天氣開始轉冷了,酒吧門前的一顆相思樹葉子掉得七零八落,掛在樹丫上取而代之的一個個白色的晴天公仔,因為我喜歡藍天白雲的那種晴朗的感覺。特別是像這樣的冬天,才初冬就已經很冷了,如果再失去陽光,冬天便很難捱了。這裡的四季很分明,季節的轉換在這裡留下明顯的痕跡。

這天,『小城故事』里的客人不多,有許多都早早的離開了。於是,我也正打算提早打烊。正在收拾的時候,看見門口有個人影在晃來晃去。我走到門口瞧瞧,只見有一個女孩子站在那里走來走去,還不時的探頭往里面看。我仔細的打量了她一番,好年輕的一個女孩,大概二十來歲,跟我差不多高,只是有點瘦,身背後還背著一個大大的背包,長長的黑髮散落在肩上,頭上戴了一頂好大的帽子,遮住了她的臉。身上穿的是很簡單的襯衫牛仔褲,風塵撲撲的樣子。

我走近她問:「你好,有甚麼可以幫到你的嗎?」

她:「請問一下,這附近有哪裡可以住宿落腳的嗎?」

我:「真是不巧了,這只是個鄉下地方,不是甚麼旅遊聖地,所以這個小鎮住的都是自己的房子,還真的沒有供人留宿的地方呢」

見她失望的嘆了口氣:「哦………這樣子啊………那好吧,謝謝你」

她向我道了謝轉身正準備離開,忽然在轉角的地方看見甚麼,然後猛的一轉身問我:「請問,你門口掛著的那個牌子,寫著:「講故事,免費喝酒「是真的嗎?」

我笑了笑回答:「當然是真的囉!」

 

這一說,她的精神就來了:「真的嗎?那,我把我的故事告訴你,但是我不要喝酒,而是換留宿一晚呢?」

我想了想,也都這麼晚了,這附近又真的沒有住宿的地方,天氣又開始轉冷了,一個小女孩在外面確實挺危險的,所以便答應了她:「好,成交,用你的故事來換住宿」

她聽了後很雀躍:「真的嗎?太好了,真是謝謝你」

 

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孩,我似乎看到從前的自己,忍不住笑了:「好了,這裡很冷呢,不要光站在這裡說話了,進去裡面再說吧」

我們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從窗口望出去,就是那座『忘了橋』了。她把身上的行囊卸下,再把頭上的那頂大帽子取下,這時我才清清楚楚的看到她的樣子。長得很有靈氣的一個女孩,她的眼睛似乎會笑,看見她就會感覺到甚麼叫做淡淡的安靜。

 

我看得出神的時候,她開口了:「我,臉上髒髒的嗎?」

我笑了:「確實是髒髒的,不過髒得漂亮」

她有點臉紅了:「髒得漂亮?,你的形容詞好特別,不過,如果你知道我一個人走了多遠的路才來到這裡的話,你就不會取笑我了。」說著說著,她的眼神便飄到窗外那座『忘了橋』。

 

我:「看來你很喜歡遊神麻,窗外有甚麼好看的嗎?」

她轉過身看著我說:「沒想到你才剛認識我,就已經很了解我了。我在看外面那座『忘了橋』」

聽到她提起『忘了橋』我心里一震,問:「怎麼?你也知道『忘了橋』,它好像是名不經傳的吧」

她:「不,我之所以來這裡,也就是為了看它,為了看晨曦中的它,還有泡在夕陽餘暉中的它」

 

我開始驚訝,怎麼會有人知道這座橋,而且還知道它最美麗的時刻。我走到吧台,沖泡了一壺綠茶,再放了幾葉檸檬草進去。

她繼續說:「說了這麼久,忘了自我介紹呢,我叫寧夏,你呢?」

我拿著那壺綠茶向她走來,把茶緩緩的倒入杯子中,然後遞給她一杯,看著那徐徐向上升的煙,說:「寧夏,寧靜的夏天,好名字,跟你給我的感覺一樣。我叫做八月。」

 

她:「八月,你的名字背後似乎有個故事。」

我抬頭看了看她,這個女孩子的洞察力很強,於是,我問:「哦?那除了從我的名字里看出故事外,你還看出甚麼了?」

她看著我,又看看酒吧,再看看窗外的『忘了橋』,說:「八月,一個蒙著面紗的黑衣女人,還有這個會講故事的酒吧,還有守在附近的『忘了橋』。我想,你也許在等待,也許在守候,而等待的,守候的都跟外面的『忘了橋』有

關。但是在面紗背後的,是怎樣的一副美麗呢?」

 

我的手不禁抖了一下,差點弄翻了放在面前的茶:「哈,但是需要用面紗蒙住的往往不是美麗,而是慘不忍睹。」

我喝了一口茶,然後說:「好了,該把你的故事講給我聽了吧。」

她低著頭,用手指捲著頭髮,然後開始講她的故事:「我是從很遠的地方來的,我想你應該看得出吧?我走了很遠的路來這里找某些東西的。」

 

「找?」我問

「嗯,對,找」她說

「找甚麼?」我不得其解

「找一種感覺,或者說找一個人」她說到這裡的時候,嘴角輕輕的揚著,眼神飄得很遠很遠。

「哦?」到底是甚麼樣一種感覺,或者甚麼樣的一個人,讓眼前的這個女孩千里迢迢的來到這個鄉下來尋找呢?我開始覺得好奇了。

 

「故事要從半年前說起,那是大學的最後一年,半年後也就是現在我就畢業了。那時候的我,處於極度的迷惘中,不知道自己將來的前途該怎麼辦,也不知道將來要做些甚麼。生活好像是漫無目的的,我總覺得自己好像跌入迷霧森

林,怎麼都找不到出路。正當我迷失的時候,我在意外中看見了一本雜誌,那是一本旅行者的雜誌,里

面刊登的都是那些旅行者拍下來的照片跟故事。我被其中一個深深的吸引了,那個幾張照片就是外面的那座『忘了橋』,有在晨曦中的,也有在落日中的。在那些照片的底下寫了幾句話:「當繁華燒盡的時候,留下滿目的蒼茫;當年華流淌在迷失中,在橋的盡頭,我聞到了方向的味道」。下面署名叫『虛』,我被那些文字,照片深深的吸引住了。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明白我的感受,那個『虛』竟然把我的所有感覺,所有感受都表達出來。你相信,在遙遠而陌生的地方,會有一個人跟自己的心一起悸動的嗎?」

 

我低著頭,手裡捧著的茶杯在轉動:「我想,我明白。」

 

她輕輕的笑了,繼續說下去:「我告訴自己,我一定要找到這個人。於是,我找到了那間雜誌社,問他們『虛』的聯絡方式。但是他們不肯告訴我,於是,我就天天上那雜誌社,負責那個欄目的總編纏不過我,於是把知道關於『虛』的都告訴了我。她告訴我他們並不知道虛的聯絡方式,因為他是自由撰稿者,用郵寄的方式把照片賣給雜誌社,雜誌社看中的便會刊登出來,然後把稿費匯入一個戶口里。因為他拍的照片比較特別,都是在一些不為人所知的地方拍攝的,雜誌社很喜歡這樣的創作,於是就跟他形成了這樣的一種長期合作的關係。他們告訴我,他是個流浪者,帶著一部相機走過了許許多多的地方,但是誰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里,在哪個角落里看世界,雜誌社的人也無法找到他。

但是,他們告訴我,在他所有的稿件作品中,有關於這座『忘了橋』的照片是最多的。所以,我想,他應該曾經在這裡停留過一段時間,而且他應該很喜歡這座橋。  

「所以你就跑這裡來了?」我問

「嗯。」她微笑著點了點頭「但是,這不是第一站。這半年來,我已經去過了很多地方了。我問雜誌社要了所有有刊登他作品的期刊,然後找出他去過的地方,畫出路線來,再沿著這些路線一路走來。八月姐姐,你知道嗎?他去過的地方都好難找,特別是這里,我找了好久終於才找到。」她說到這裡的時候,眼睛閃著光芒。

 

我驚訝於她的這一番話,到底是甚麼力量讓眼前的這個女孩隻身走了那麼遠的路來到這裡。

桌上的蠟燭已經燃盡了,我起身拿了顆新的點上,再套上燈罩。她的樣子在昏黃的燈光下顯得很迷離。她的皮膚黑黑的,我想應該是一路上曬下來的吧。

 

「你覺得,你能在這裡遇到他嗎?」我看著她。

她雙手托著腮,似乎在想些甚麼,然後搖了搖頭說:「我不知道。只是,我想沿著他走過的路,去呼吸他呼吸過的空氣,去感受他的感受,用我的眼睛去看他看過的世界。也許有一天,就在我轉身的一瞬間,就能看見他。

 

我笑了,眼神也不自覺的飄到窗外的那座『忘了橋』去。

 

「八月姐姐,這是甚麼味道,好清香。」她問。

「這是玉蘭花的香味,我混合了一些菟絲草在裡面,做成香囊,掛在這店里。」我回答。

 

這時,吧台附近的古老留聲機停了,音樂靜止了。

「好了,很晚了,我想你應該很累了,這上面有間閣樓,樓下有梳洗間,還有廚房有些食物,你若半夜覺得餓了的話便拿去吃。早點休息吧。」

她向我道了謝,便拿起了沉重的背包,往樓上去了。

 

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我不禁的嘆了口氣。那個叫做『虛』的男人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呢,而她又是在追尋怎樣的一種虛無飄緲呢。也許如她所說的,等到有一天,轉身的瞬間,發現他就在不遠處。


[1]

無意中經過,卻忍不住把之前的文章都翻看一遍。很喜歡你的文字!簡潔也令人看得舒服!
對現時大三的我來說,你寫關於工作和社會的想法給了我不少啟發呢:)


[引用] | 作者 木音 | 2nd Sep 2011 11:45 | [舉報垃圾留言]



謝謝,你真有耐心,這裡的文章雖說不多,但要看完畢竟很費時的。
工作跟社會的歷練我比較不在行,想要這方面的資料建議你看別的blogger,新浪的如黃島主。書的話可以看島耕作,我寫的實在不能作準。
喜歡的話就隨便看:)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落花 | 2nd Sep 2011 22:49

[2]

很浪漫的故事...
作者很喜歡到處流浪的吧!

Dozy.第一桶金
[引用] | 作者 Dozy.第一桶金 | 4th Sep 2011 22:49 | [舉報垃圾留言]



你這個大忙人竟然會看完這篇文章,真給面子:)
作者就是我啊,哈哈。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落花 | 4th Sep 2011 2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