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落花 | 19th Nov 2011, 01:09 | 癡人說夢系列 | (94 Reads)

我 叫八月,[小城故事]的店主,時間過得真的很快,三年前的夏天我在這里開了[小城故事]。現在不知不覺已經是第三年的冬天了,店外的那棵鳳凰樹已經掉光了 葉子,剩下零落的枝椏。冬天的時候,我喜歡早上起床後,煮一壺熱熱的咖啡,坐在樹底下,把自己包得厚厚的,手里握著咖啡壺取暖。

我 用手輕輕的撥開了桌子上的落葉,把煮好的咖啡放在上面,然後坐在了鋪了放了毛毯跟靠墊的木椅上。我喜歡木的顏色,木的味道,總給人暖暖的感覺。這套桌椅是 [小城故事] 開業後,我在河邊撿到的一條飄木做成的,沒想到這木頭還挺結實的,用了幾年還是很如新。

我大學年代主修的是雕刻藝術,有一年的暑假跟了一位木匠師傅學雕 刻,後來慢慢的一些簡單的傢具也都會做了。但是也因此,我的雙手變得粗糙不堪。他曾經溫柔握著我的手,仔細的看了又看,對我說:“ 這不應該是一雙女生應該有的手。” 大學年代,我輕輕的吐了口氣,那是多麼遙遠的年代,遠得那麼的不真實。

我笑了笑,搖了搖頭,閉上了眼睛,一陣清涼的風吹過我的臉頰。手中的咖啡漸漸涼了,我 一口把它喝完。抬頭看了天空,太陽已經越升越高了,只有薄薄的雲。今天的天氣應該很好,我看了看樹上掛著的晴天公仔。我喜歡陽光燦爛的日子,喜歡看見一大 片藍色的天空,不知道為甚麼,看見這些總讓我有一種莫名幸福的感覺。或許,我想要的幸福就是這麼簡單,所以我做了一個又一個的晴天公仔,掛在這樹上。

樹下 掉了滿地的落葉,我從來不去整理它,因為踩著厚厚落葉的感覺總是軟軟的,像是在森林中漫步。中午時分,我在廚房弄著自己的午餐,不經意從窗口看出去。有個男人在門口徘徊,走來走去。我放下了手中的廚具,走了出去。

“先生,請問你找誰?”我問。他看見我,愣了一下,然後又很快的恢復過來,說:“哦,沒有,我只是路過而已。這里以前好像沒有這家小店。”他似乎是在對自己說。我點了點頭:“對,這家店是三年前才開的。我想,你一定很久沒有來這里了吧。”“三年。。原來已經這麼久了,是阿,真的很久沒來了。”他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語。然後忽然又回過神來說:“不好意思,失禮了。”

這個男人大概三十歲左右,身上的西裝很合身,一看剪裁就知道價值不菲。雖然只是聊了幾句,卻也不難發現,他是一個修養不錯的人。只是,眉宇之間似乎有那麼一點愁的味道。

他繼續說下去:“請問我可以在這里喝杯東西嗎?”

我說:“不好意思,我們還沒開門。不過,看你似乎是遠道而來的,就進來坐坐吧。但是我們的酒保還沒上班,所以能供應的東西比較有限。”

他禮貌性的笑了笑:“沒有關係。” “請問要喝點甚麼呢?” “無所謂。”

”無所謂?嗯,好,請等一等。” 我想了想,便走進吧台調了一杯雞尾酒,然後再進去廚房,把剛剛弄到一半的食物完成。我準備好食物出來的時候,看見他望著遠處的河邊在發呆。

我走進近說:”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這是我自己準備的一些食物,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就一起用餐吧。”

他很有禮貌的道了謝。我遞給他那杯調好的雞尾酒,說:“試試看,這是我新調配的。叫做《鏡花水月》。”

“鏡花水月。”他喃喃自語,然後苦笑了一下,說:“很有禪意的名字,味道相信也不會差太遠。”

我笑了笑說:“過奬了,說來慚愧,作為店主,我會調製的雞尾酒就只有兩種,一杯叫做《四大皆空》另一杯就是這杯《鏡花水月》了。”

“四大皆空,鏡花水月,這大抵就是人生走到最後的寫照吧。”他輕輕的嘆了口氣。”佛說,眾生皆苦,要明白這個道理不難,難的是學會去接受它。只可惜,我們只是凡夫俗子,頓悟總是太難。只是,既然一場來到這世上,就唯有努力過活吧。”

我繼續說下去:“看你的樣子不像遊客,更不會是這小鎮的居民,怎麼會來到這麼偏僻的地方呢?”他直了直身子說:“工作關係。”他指了指河對面的那片草地說:“那一片地已經被買下了,發展商會在那裡建酒店,發展旅遊業。這麼寧靜的地方大概很快就會面目全非了吧。”

“我也有聽說過,只可惜連這最後一片淨土也快要消失了。世界在變,環境在改變,然而變得最多的大概就是人吧。”

他微微的怔了下, 臉上閃過一絲受傷神情,稍縱即逝。然後他舉起了手中的雞尾酒,輕輕的喝了一口,皺了皺眉頭說:“好苦。”

我笑了:“這酒本身沒有固定的味道,每個人喝出來的味道都不一樣。有的人喝到的是甜的,有的人喝到的是酸的,有的人喝到苦的,有的人喝到的是辣的。”

“我想,你並不開心吧。”

他:“我的樣子告訴你我不開心嗎?”

我搖了搖頭:“是這杯酒告訴我的,快樂的人喝出來的是甜的味道,而你喝出來的卻是苦的。” 他笑了,但是還是從他的笑里聞到苦的味道。

他轉了轉身,指著門口的牌子問我:“講故事,請喝酒。是甚麼意思?”

“因為我是個沒有故事的人,所以我很喜歡聽別人的故事,所以凡事給我講他們故事的人,我都免費請他們喝酒。 ”我回答。

他看了我一下,說:”沒有故事的人?” 然後搖了搖頭:“不,你是個充滿故事的女人。”他似乎很輕易的就看穿了我,我喝了喝手中的茶,輕輕笑了笑,沒有說些甚麼。

“你若有故事可以出賣給我的話,這杯酒就當是我請客吧。”

“我的故事?唔......我的故事充滿銅臭的味道,你不會有興趣知道的。”

“儘管說來聽聽。”

他吐了口氣: “簡單一點說,就是我拋棄了拍拖五年的女友,跟另外一個見面只有兩次的女人結婚了。”

我看著眼前這個男人,直覺告訴我,他不是那麼薄情寡幸的人。於是我問:“你並不愛那個只見面兩次,第三次就已經要上床了的女人,為甚麼還要這麼做呢?”

他眼睛閃過一絲的驚訝:“你怎麼知道我並不愛那個女人?”“一個擁有愛的婚姻的男人,應該是幸福的,我在你臉上看不到這兩個字。”我說。

於是,他娓娓道來:“我是家中的長子,父親是一位實業家,在中國大陸開工廠起家的。我從小就擁有一切,父親教導我們做人要務實,做任何事情,只要認清了目標就要全力以赴,只要堅持就能做到,我從小都以父親為榜樣,他要我做些甚麼都有他的道理,我很崇拜他。”

“我 是在六年前認識我女朋友的,她是個很漂亮的女生,很善良也很溫柔。我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便告訴自己,她就是我要找的人了。我的外型並不討好,性格也並不風 趣幽默,特別是對女生,我不大會講好聽的話。而她卻是人見人愛的類型,於是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追到了她。我一直很珍惜我們的那段愛情,我很愛她。我們在一 起的那五年,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時間。這里,這個小鎮,對面的那條河,那一片草地,都有我們的共同回憶。四年前,她帶我來這里,她告訴我,她發現了一個遠 離塵世的桃花源,就是這里。她說等我們都退休以後,就在這里養老。她說,如果有一天我找不到她的時候,來這裡就可以找到她。”

“我本來準備打算跟她求婚,可是最後還是背叛了她。 我的父親在大陸的廠需要政府的支持,所以他決定要跟S市的省委書記聯婚,他要我娶那個書記的女兒。作為長子,我有責任維持家族的生意,作為兒子,我也沒有辦法違背父親的意思。”

“所以,你就犧牲了她,也犧牲掉了你自己。”我接下去說:“讓我也給你講一個故事吧。“

“一 年前一個夏天的晚上,有一個瘦瘦的很單薄的女生來到這里,我不知道她不會喝酒,於是請了她喝了杯啤酒,她告訴了我她的故事。她說她有一個很愛她的男朋友剛 剛跟別的女人結婚了。他提出分手的那個晚上,她是想要告訴他,她有了他的孩子。但是她還沒來得及說,他已經不要她了。她為了成全他,於是甚麼也沒說,默默 的離開了。她說她來這里,是想要最後一次回憶他們一起渡過的美好時光。她那天晚上醉了,我收留了她睡在這里。我記得很清楚,那天晚上,她睡著的枕頭都濕 了。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人傷心到,連看見她你都會有種心疼的感覺。”

“第二天早上,她早早就醒來,我問她要去哪裡,她說不知道,然後就走了。從此以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她了。”

說完後我看了看他,他一動也不動的坐在那里,他的眼睛里沒有眼淚,但是從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一種說不出的痛苦。我搖了搖頭說:“人,要多少錢才足夠呢。出賣了你的快樂,自由,還有愛,你還剩下甚麼呢。”

時 間在沈默中走過,我們都沒有說話。隔了一會,忽然有人粗魯的推開了庭院的柵欄門,我站了起來,打算過去看看。這時,有個穿著起碼五吋的高跟鞋,梳了個高髻,手挽著大大個LV的女人不由分說的走了進來,她走到男人的身邊說:“老公,你到底搞甚麼阿,把我一個人丟在酒店里,悶都悶死了。”然後她瞄了瞄四周, 說:“這是甚麼鄉下地方啊?幹嘛跑來這里,真是無聊。”她說這話的時候,翹起了嘴巴,一臉不屑的模樣。

他站了起來說:“我都說了,我這次來是來工作,不是來玩的,你硬是要跟著來。” 她不忿氣的說:“我要不跟著你,怎麼知道你有沒在外面養起哪個狐狸精?” 她說這話的時候盯著我看。他看著我,一臉的尷尬。然後板起臉對那女人說:“你,現在就回去。我還有事情要做。”女人看見他一臉的認真,這才肯離去。女人離開後,他對我說:“很不好意思,她總是口不擇言,亂講話,請見諒。“我笑著說:“沒有關係。”他說:“今天謝謝你,我先告辭了。”我點了點頭,他轉身正準備離去。

我:“等等,其實值得嗎? ” 他沈默了。最後我說:“不用回答我。”

看著他離去的背景,我想起了那個一年前來過的女孩,當時她走時的背影,也是如此的孤單,如此的落寞。我不禁的嘆了口氣,大概,總是要帶點缺憾的人生才顯得完美吧。


舊文一篇,文字、風格、內容等仍相當幼稚。現在重新看回,忍不住暗笑,放在這裡,提醒自己,文字應當越寫越好才是。

P.S.這個故事超過一半以上是真的,可見,大多人的愛情,都不比金錢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