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落花 | 12th Feb 2013, 04:12 | 瑣事 | (73 Reads)

K從新加坡回香港,我們大概已有半年沒有見面了吧。曾經以為半年很長,但就在一覺醒來的瞬間,原來已過了半年。

第二天晚上他來機場送我機,我坐在咖啡店的角落如常喝著溫熱的Latte,他一來便坐在我的對面,然後牽著我的手說:「喵喵,好久不見了,你好嗎?」我抬頭只見那張熟悉的面孔對著我笑。

「我很好。你呢?」我握著他的手笑著說。

他笑著,笑中卻帶著一絲牽強與無奈。然後他把這半年發生的事情娓娓道來,聽罷,我這樣說:「你當時去新加坡其實早就心裡有數,你早就知道這是一場沒把握的戰,你早就知道他不可能會回來了,可是你心底深處卻不肯承認,因為你很愛他,愛到明明只有一絲希望,即使那絲希望可能只是你自己想像出來的,可是你還是要去試,因為那一刻的你只抓住那一絲的希望在過活,如果不試過的話,你是不會死心的。」

他看著我的眼神有點複雜,我繼續說下去:「愛情是世界上最堅固而又最脆弱的東西,他愛你的時候是真的愛你,不愛你的時候也就真的不愛你了,你懂嗎?做人要有拿得起的勇氣,也要有放手的瀟灑。」

「喵喵,你那麼多假期,來新加坡玩吧,我很想你。」他說。

「我新應徵的工作有些眉目,大概三月會知道結果,如果OK的話會去新加坡長住,到時要投靠你了。」我笑著說。

「真的?」

我點點頭。

「我家很大,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只有一張床。」他對著我笑得很曖昧。

「沒關係啊,重點是你家的床夠不夠大?你知道我長得高。」

臨走之前我給了他一個擁抱說:「如果過得不開心的話就回來吧,無論你的選擇是怎樣,我都永遠支持你,最重要的是你開心,我希望你幸福。」

我喜歡安靜的聽別人的故事,而故事越聽得多越發現這世界破碎的心比比皆是。受傷了,心碎了,修補好了,然後又受傷了,又再修補,如是不斷的重複循環。然後有一天,你發現你的心已經不再需要修補了,因為你不再允許它再受傷了,你不再允許別人去傷害它了,你把它藏在銅牆鐵壁後面,刀槍不入。

然後,你發現你在斷絕一切傷害的同時,也斷絕了所有的愛。你把它收藏在無人可及的深處卻渴望有人會到達那無人可及之處,渴望有人會了解你。那看似繁華熱鬧的背後,其實是深不見底的寂寞。到最後,你其實比誰都寂寞。